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沈局之星

樊天夫:紧跟时代步伐 奔向美好明天

2018-8-3 16:51| 发布者:沈阳局管理员| 查看: 11|评论: 0|

“出站信号好了,机车信号绿灯……”随着一声汽笛长鸣,通辽机务段珠斯花运用车间机车司机樊天夫驾驶着HXD3型机车牵引霍72004次货物列车,缓缓驶出了霍林河站。

樊天夫注视着列车运行的前方,目光炯炯有神。他参加工作已有34个年头,当过7年蒸汽机车司炉、7年副司机、18年内燃机车司机、2年电力机车司机,经历了滚滚的蒸汽岁月和内燃时期,如今又“开”进了电力时代。樊天夫从小就立志要当火车司机。1984年3月,20岁的他怀着对铁路事业的满腔热情,通过铁路招工,来到了原通辽分局彰武机务段。看着眼前神秘的庞然大物——蒸汽机车,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学好技术,成为一名火车司机。1998年,他圆了年少时的梦想,开始了火车司机的职业生涯。以前,火车司机被人叫作“煤黑子”。樊天夫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当年值乘的前进型蒸汽机车,输出功率2300马力,牵引定数3300吨,需要司机、副司机、司炉共同配合作业,一个班至少要投七八吨煤,一趟车跑下来累得精疲力尽。那时候,他每个月要跑七八趟车,工作时间长、劳动强度大。冬季,大风卷着煤灰灌进衣领里,一趟车下来整个人就像刚从煤堆里钻出来一样。最难熬的是夏天,在狭小的4平方米驾驶室里,锅炉的炙烤加上阳光的照射,让司机室成了天然的“桑拿房”。火车烟囱冒出来的蒸汽夹杂着黑色粉尘,卷着热浪扑面而来,热得人喘不过气来。“虽然那时的工作条件比较艰苦,可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大家都比着干!”樊天夫笑着说。

2000年,樊天夫所在机务段结束了“脚踏风火轮,离地三尺活神仙”的蒸汽时代,引进了内燃机车。原来三人值乘变为两人值乘,机车的运行时速从60公里提高到82公里,机车司机室再也不“烟熏火燎”了。内燃机车的操纵简单一些,安全性能也得到增强。当时使用的是DF4A型内燃机车,是比较落后的机型,柴油机的燃油管路、机油管路经常发生跑、冒、滴、漏现象,乘务员在驾驶机车之余,还要负责机车的养护工作,为柴油机给油,在地沟里维修保养机车,一干就是两三个小时,弄得浑身都是油污。每次回到家里,樊天夫身上都散发着柴油味,爱人说他像个“油包子”。

2010年,机车运用迈入了“和谐”时代,机车性能提高了,速度加快了,牵引吨数增加了。樊天夫驾驶着和谐机车,牵引着万吨重载列车,面对区段线路起伏坡道大、列车操纵复杂的新环境,心里深感责任重大,决心握紧手中的“安全闸”。樊天夫深入学习操纵办法,仔细研究揣摩区段线路纵断面图,并不断对照总结。几个月下来,他对担当区段线路情况了如指掌,操纵列车下闸稳、准、精,被车间誉为“樊氏一把闸”,并广泛推广学习。

2016年,“电力时代”到来了。段里担当的运输区段通霍、大郑线开通电气化铁路,樊天夫再次“鸟枪换炮”,开上了电力机车。电力机车里没有油污,听不到柴油机的轰鸣,并且冬暖夏凉。电力机车功率达到9600千瓦,运行速度提高到90公里/小时,牵引定数1万吨,几乎是蒸汽机车的3倍、内燃机车的2倍,由原来的三人执乘到双司机执乘,现在又改为单司机执乘。梵天夫拿出当月的工资条激动地说:“现在的工资收入与过去蒸汽年代相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当乘务员感觉特别有价值感!”

年华似水,匆匆一瞥。樊天夫以一名普通乘务员的亲身经历,见证了34年来铁路机车“三级跳”的华丽转身,见证了中国铁路的飞速发展。“等到不久的将来,咱们段担当高铁动车了,我再考个高铁驾照,驾驶高铁奔驰在广袤的大地上,为‘交通强国、铁路先行’继续贡献自己的力量。”樊天夫信心十足地说。

时代加速前进,铁路提速奔跑。樊天夫高兴地向记者说:“我赶上了好时候,每次更换新型机车,心情都特别激动,跟着时代的步伐,越干越起劲,深深为自己是一名机车司机而自豪!”

上一篇:党徽在岗位上闪光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