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共同关注

什么情况?他竟敢在56℃密室里玩火……

2018-8-21 17:26| 发布者:dwxcbl| 查看: 54|评论: 0|

想象一下,在一个密不透风的环境,温度高达56.8℃,湿热的空气围绕着你,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你能待多久?

有一个人,每天都要在这样的环境下累积工作8个小时。

他,就是27岁的沈桃,南京东车辆段南京东检修车间的一名熔接工

沈桃主要负责段修和厂修的货车电焊作业,并兼任车间团支部委员。入路五年以来,他从未发生过一起安全质量问题。

沈桃进入的庞然大物就是——铁路罐车。

铁路罐车,是铁路货物运输的主要车型之一,用于装运气、液、粉等货物。

进入罐车前,预检员需要检查确认洗罐证明,用测爆仪检测罐车可燃气体含量是否超标,并进行明火实验。确保三者都安全后,才能让检修人员进入作业。

沈桃和防护员老王爬上罐车车顶,掀开罐盖,一股刺鼻的原油味扑面而来。罐车在长时间露天暴晒下,如同蒸笼一般。

罐车检修作业也被称为有限空间作业,进出口较为狭窄有限,若罐内通风不良,易造成有毒有害、易燃易爆气体积聚或空气含氧量不足。为保障作业安全,他们将一根黑色的通风软管放进罐内进行通风。即便如此,滚滚热浪着实令人难以忍受。

沈桃通过狭窄的入口,顺着铁扶梯慢慢爬向漆黑的罐车深处。

作业前,沈桃检查自己的作业装备。无论寒冬酷暑,他都得全副武装。长袖的阻燃服、安全带、工作帽、橡胶长手套、翻毛工作鞋,一样都不能少。这无疑使体感温度增加至少10℃。

沈桃仔细查看罐车车体,在需要焊修的地方做好标记。

他拿起焊枪,一瞬间罐车内火星四溅,照亮了整个罐车。

小时候,父母经常告诉我们眼睛不能盯着电焊看,不然眼睛要坏。长大后,隔着防护面罩,这跳跃的火星却成为沈桃眼中美丽的生命。

焊枪所产生的温度达到1800度,焊花在罐内飞溅,经常会弹落在作业人员的身上。有时还会从领口掉入后背和胸口,灼伤身体。

守在罐口的安全防护员老王时刻注意着罐车内的一举一动,不停地询问沈桃,确认他的状态良好。

傍晚时分,沈桃结束了工作,准备去单位澡堂洗去一天的汗水。被他检修好的铁路货车一辆辆安静地停放在库内等待调机连挂。

年轻的沈桃,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

沈桃的家在如皋市,由于工作原因,他不能经常回家。每天下班以后与孩子的视频通话消除了他所有的疲惫。

“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好想你……”

“爸爸,亲亲!Mua~~”

今年的七夕情人节,沈桃亲手搭了一个“复兴号”模型送给自己的“小情人”。

是什么支撑着他在56.8℃的环境下努力工作,沈桃的回答很简单、很朴实。“我要安全修好每一辆车,让老婆孩子过上好日子。”沈桃用这双充满浓浓父爱的手,捍卫着家人,也“焊”卫着铁路运输安全。

上一篇:今天七夕,听听铁路人的那些甜言蜜语…… 下一篇:复旦、交大、同济…这些名校学生到上铁干什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