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故事空间

百炼铸匠心

2018-6-13 09:56| 发布者:济南局管理员| 查看: 24|评论: 0|

1979年,青岛暮春的风很暖。一个七岁少年站在车辆段门口,睁着大大的眼睛,像往常一样等待着火车鸣着笛从站场里缓缓驶出。伴随着“咔嚓咔嚓”的碾压钢轨声和“呼哧呼哧”的摩擦声,火车越跑越快,越跑越远。耳边的风呼呼地吹着,少年的目光始终盯着列车,直到鸣笛声越来越小,火车在长长的铁道尽头变成一个模糊的点。

少年叫刘波,现任青岛动车段调度科应急指挥中心高级技师。彼时,他就有一个心愿:长大了,一定要去开火车,比风还快的火车。

1991年入路,1995年转岗成为车电员,有了几年自学和实践工作积累的电器经验,刘波自信满满。然而,刚开始独立作业,他就懵了。

那天,列车即将出库,可是柴油机转速始终调节不好。他慌忙进行检查,发现用于调节柴油机转速的调速电机坏了,刚准备接线时,却发现师傅讲过的接线方法竟一点儿记不得了。他一阵恐慌,急得抓耳挠腮,又不敢冒险行动,因为只要一根线接错,就会烧坏整台电机。看着一团密密麻麻的线,听着工长在讲机里喊着:“马上就要发车了!刘波,你那边什么情况?”他顿时憋得脸通红,喊道: “工长,我……我接不了线。”

直到工长匆忙赶来把线路接好,列车顺利出库,大家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是刘波这口气,却一直憋在心里。

从此,他开始埋头苦学,并抓住一切机会向师傅们请教。一周时间,他看完了单机柴油机和发电机的全部电路,之后更是每天都坚持研究各种电路图。学上瘾的刘波经过不懈努力和反复测试,还总结出一套完整有效的空调发电车检修方法,很快成为技术尖子。

2007年,百年胶济铁路进入了动车时代。新时代召唤新作为,成为一名光荣动车组机械师的刘波也站在了新起点上。酷暑的检修库里,温度高达40多℃,生性好强的刘波把自己扔进了这个“炼丹炉”。不分白天黑夜,人们在检修库里常会看到他手拿图纸和笔记本的身影。夜晚动车组入库,地勤检修作业一结束,他就抱着图纸对照实物一个零件一个零件地学,往往是后半夜才回间休室休息。短短二十八天,他摸过了动车组车下、车内、车顶成千上万个零件,渐渐练出一双“火眼金睛”。

从事高铁检修工作以来,他检修了3200多列动车组,先后解决技术难题178件,保障了行车安全和运营质量。这令包括中央电视台、新华社、 《人民日报》等在内各大媒体的记者们深感震惊。

作为一名铁路工人,刘波身后是一串熠熠生辉的足迹: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中华技能大奖、全国技术能手、火车头奖章、全国铁路首席技师、山东省首席技师、 “济铁工匠”……

面对荣誉,刘波很淡定,没有豪言壮语,有的只是更加明晰的两个字:责任。

高速铁路的发展需要大量的技术人才。早在2009年,刘波就承担起了青岛动车所备战全路技能大赛的教练任务,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的青年机械师。

去年10月的一天,忙了一宿的刘波准备下夜班回家。临走时,他习惯性走进乘务队学习室, 随机抽查一名机械师:“小张,你说说受电弓无法正常升起时应该怎么办?”

“呃,我认为首先得汇报调度,再根据故障现象判断原因,在110指挥台的指导下,有针对性地进行应急处置。”

“那,会有什么原因导致受电弓不升起呢?” “比如接触网有异物,或者受电弓被远程切除,还有……”

“看来你对这个知识点掌握得还不全面。来,大家都来一下,一起复习复习。”

就这样,刘波忘记了休息,给这些大学毕业不久的随车机械师开起了小灶,并带着他们上车进行实车演练。

十点,十一点,十二点,再到下午一点……五个小时过去了,他甚至“想不起”劳累和饥饿,直到每个人都熟练掌握了应急处置方法,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

多年过去,刘波带出的徒弟有很多已经成为全国、全路技术能手,获得了火车头奖章,还有的在全国铁道行业职业技能大赛动车组机械师决赛获得第一名。如今他们都活跃在动车所各个重要岗位,成为单位的中坚力量。

那天,望着一列向北京方向疾驰而去的动车组,刘波仿佛变成1979年的那个少年,用目光追逐着列车,眼里满是梦想和希望。

返回值班室,打开笔记本,他郑重地写下一句话: “把安全和质量作为一切工作的重点,将平凡的工作做到极致,用心守护每一趟动车正点启程,安全返航。”

上一篇:夜空中最亮的星 下一篇:把货物班列开到国外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