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沈局故事

严寒夜里的满天星

2018-2-5 10:33| 发布者:沈阳局管理员| 查看: 34|评论: 0|

  2月4日,春节前夕。在哈大高铁昌图西站的道岔上郑明皓和工友们像往常一样,开始了当日的夜间天窗作业,他平稳的推着钢轨打磨机在线路上匀速行进,砂轮与钢轨接触的地方,溅起一串串璀璨的火花。

  今年40岁的郑明皓,现任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公司高铁工务段打磨专修队队长。为及时消除或修复钢轨伤损,避免影响列车运行安全,郑明皓和他的工友们几乎每天都会上线对钢轨进行打磨工作。

  “漂泊”是郑明皓的工作常态,他和另外4名职工组成的钢轨打磨专修队,是世界首条高寒高铁线路上唯一的一支钢轨专业打磨队伍。自从2015年10月打磨专修队成立后,郑明皓就开始了他吉普赛人似的生活。为了满足钢轨打磨工作要求,郑明皓他们根据高铁线岔变化情况不断调整作业位置。在一年的时间里,他们要迁移20多次,足迹几乎遍布哈大、盘营、沈丹高铁每一处线路。

  钢轨打磨工作几乎全程都需要低头猫腰,全神贯注地观察钢轨与砂轮接触情况,动态调整打磨机作业参数。一个姿势久了,每次作业结束后都会感觉脖子酸、腰发硬,躺在床上就像被胶粘住一样不爱动。虽然钢轨打磨工作强度大,条件也十分艰苦,但郑明皓却从来没有动摇过。郑明皓说:“每一次打磨都关乎高铁动车能否平稳运行,都是对作业人员责任心的考量,就好比给人看病一样,出不得一点差错。一点小疏忽,就有可能造成大隐患。”

  打磨工作又脏又累,为了练就一手绝活,郑明皓的衣服上全是火星烫出来的眼儿,浑身是伤疤。掀起裤腿,郑明皓的腿上全是黑点。即便是在冬天最冷的时候,全身衣物也会全部湿透,湿了干、干了再湿,一个“天窗”下来,光围着道岔走路就要走上8公里左右,他一天的微信运动步数常常达到1万+。

  其实,钢轨打磨专修队成立时,郑明皓还只是一名普通的汽车司机,完全是一个外行。当他得知钢轨打磨专修队急需一名既能驾驶汽车又能完成钢轨打磨的作业人员时,郑明皓主动请缨来到钢轨打磨专修队,通过坚持不懈学习,他不但钢轨打磨技术业务日益精湛,而且连轮对与钢轨轨面间较为复杂的轨轮关系也能基本掌握,成为打磨队的业务骨干。

  “只有做到毫厘必争,才能确保春运万无一失。”在作业过程中,郑明皓总是脱下手套,郑明皓总用指尖在冰冷的轨面上反复触摸,感受钢轨打磨后的状态,认真分析哪里做得好、哪里还需改进。

  辛勤的付出让郑明皓练就了“独门绝技”。钢轨轨头有没有磨耗、大概有多大,扫一眼他就能估计八九不离十,而且他还可以在打磨作业的同时对打磨质量进行实时检查。这样一手绝活,一般作业人员没有三五年根本做不到。

  郑明皓根据收集整理出的大量数据大胆尝试,改变以往主要依靠人工目测判定钢轨打磨位置和深度的传统钢轨打磨作业模式,而是在道岔打磨前,采取钢轨轮廓采集、钢轨光带调查、道岔硬度测量等7道工序,对打磨处所进行测量、分析,精确定位打磨角度和尺寸,极大提升了作业效率和精准度。

  他所创新的打磨方法得到现场认可,段里制作了《道岔打磨作业一次流程》专题片和宣传片,在全段推广。段还计划组建由郑明皓担任组长的“钢轨修理工作室”,研制更加科学的高铁钢轨打磨方法,进一步破解高寒高铁线路、道岔磨损问题。

  郑明皓的父亲患有帕金森综合症,导致生活无法自理,母亲身体不好,由于常年外出工作,照顾家庭的重任就全部压在妻子的肩上。而家中年幼的孩子早已经习惯了、学会了自立,每天要独自步行6公里的路程下上学,无论刮风下雨,还是烈日暴晒。不久前,郑明皓孩子突发发高烧,可他当天恰逢天窗维修作业,一连几天都未能回家,等回家的时候孩子的病早已经好了。“说实话,真是非常愧对家人,但高铁工作性质大多时间紧、任务重,特别春运期间,真是一点也耽误不得啊!”说起没能抽出时间守在妻子和孩子身边,郑明皓有些愧疚。

  “一切为了春运安全,一切为了旅客出行平安。”春运期间,郑明皓和他的工友们的打磨的工作量要比平时增加了很多,这也意味着他们在外面“漂泊”的时间会更长,可即便他们过着长期黑白颠倒的生活,但他们仍然毫无怨言,只为确保高铁的线路安全,一次次在寒夜里打磨出耀眼的满天星,照亮了旅客平安出行路。

上一篇:温馨服务只为出行更暖 下一篇:四平风雪中检修忙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