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文化长廊

听…《中国速度》!

2017-10-19 13:42| 发布者:dwxcbl| 查看: 152|评论: 0|

近日,由中国铁路作家协会主席王雄先生撰写的长篇报告文学《中国速度——中国高速铁路发展纪实》中英文版,摆进了党的十九大新闻中心,供中外记者参阅。




该书以详实的史料、丰富的访谈资料和大量鲜为人知的素材,记录了中国高铁的发展轨迹,反映了中国高铁发展的辉煌成就,于2016年由外文出版社以中英双语同时出版发行。


《中国速度——中国高速铁路发展纪实》计划由外文出版社用中、英、德、俄、阿、西、法、日文共8个文种自主出版或合作出版,面向全球发行。这是首部面向国际社会全景式再现中国高铁发展历程、权威解读中国高铁的拓荒式作品。


这么好看的书

肯定是要读的

好消息

近日

铁佛H2O(刘丹心)、静美(陈静美)播讲的

语音版《中国速度》出炉了

本期

我们推出《中国速度》语音版第一期


下面请随小微一起

聆听中国高速铁路发展纪实


点击播放

↓↓↓↓↓↓


想继续收听吗?

请关注“上铁职工微家园”微信公众号

微发布→听《中国速度》


引言  速度源于开放


1978年10月22日,这是一个金灿灿的秋日。一架尾翼上有着五星红旗徽记的中国专机从北京腾空而起,两小时后,缓缓降落于日本东京羽田机场。机舱的舷梯刚刚放下,日本外相园田直便破例进入机舱,迎接来自中国的尊贵客人。他高兴地对中国客人说:“您给我们带来了艳阳天!”这位中国客人就是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74岁的邓小平先生。邓小平应日本政府邀请,将对日本进行为期8天的访问。


透过飞机舷窗,鸟瞰东京,只见高楼林立,人流涌动。邓小平以其敏锐的目光,认真地观察眼下这片异国的土地:在中国经历10年“文革”劫难的时间里,外面的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这是中国“文化大革命”结束后的第二个秋天。邓小平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心中正在勾画着中国改革开放的宏伟蓝图。他把目光投向了世界。在日本访问期间,尽管日程排得很满,邓小平还是特地提出要乘坐新干线列车前往京都。


10月26日,坐在飞驰的高速列车上,邓小平神态自若。群山、湖泊、村庄、田野,从列车两侧飞快闪过。此时,车厢显示屏上显示:时速210公里。


同行的记者向邓小平问道:“据了解,您是第一次乘坐高速列车,您有什么感觉?”


邓小平爽快地回答说:“快,像风一样快!有催人跑的意思,我们现在正合适坐这样的车。”说完他又补充道:“我们现在很需要跑!”此时,中国列车的最高时速也就80公里,一般列车时速还停留在60公里的水平上,多数新建线路的时速还不足40公里。


高速列车在飞驰。邓小平一直看着窗外,他的目光坚定而沉着。


两个月后,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隆重举行。影响中国命运的改革开放就此拉开了帷幕。


第一章 中国需要高铁吗?

20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末,是当代中国又一波新的学术界思想活跃期。


《红旗》《光明日报》等报刊相继发表专家学者对中国交通发展走向的看法。他们认为,世界上的发达国家,无一例外的是铁路衰落,高速公路兴起。由此,专家学者提出建议:1000公里以上的客运可由民航承担,400公里之内的运输交给公路,剩下的400至1000公里之间的空间交由铁路。


显然,这些观点与中央在20世纪50年代末确立的“铁路是国民经济大动脉”的经济思想相违背。一时,铁路被看作夕阳产业,从综合交通体系中的骨干地位跌落下来。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邓小平提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走改革开放道路,集中力量发展生产力,把经济搞上去。这时,社会开始重新认识“铁路是国民经济的大动脉”的地位,铁路不能拖国家经济后腿的呼声振聋发聩。


改革开放迎来了铁路发展的春天,火车头重归钢轨。不过,它真的太陈旧了。这时发达国家的高速铁路最高运行时速已经达到270公里,中国的铁路时速才80公里左右。


发展是硬道理。中国需要什么样的铁路,中国需要高速铁路吗?这些问题一提出,立刻在社会上产生了强烈反响,各执一词,争论不休。


01
京沪大通道的呼唤


改革开放后,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各大铁路干线运输能力长期超负荷运行,货车申请满足率仅60%,大量货物积压待运,各大火车站人满为患,拥挤不堪。以京沪铁路为例,仅占全国铁路长度的2.8%,却负载了14.3%的旅客周转量和8.8%的货物周转量,运输密度是全国铁路平均水平的4倍。旅客滞留,货物堵塞,乘车难、运货难问题十分突出,各区段能力利用率均达到100%。


中国需要高铁吗?是现在就建,还是以后再说?争论由此开始。许多老专家坦诚相见,以民族大义为重,以敢于担当、无私无畏的气概和勇气,在破解铁路发展难题的同时,也极大地推动了中国民主决策的进程。


王雄,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汉水文化学者。下过乡,开过火车。历任郑州铁路局党委宣传部长、铁道部政治部宣传副部长、中国铁路总公司宣传部副部长、《人民铁道》报党委书记、社长。现任中国铁路作家协会主席。1989年开始文学创作,著有小说、散文、报告文学、学术论著多部(篇),共计520多万字。多篇小说被《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转载。代表作有长篇小说《阴阳碑》《传世古》《金匮银楼》(合称“汉水文化三部曲”)。《传世古》荣获第八届中国铁路文学奖一等奖,由外文出版社出版英文版,面向国内外发行。《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撰文认为:“王雄是中国第一位倡导和实践汉水文化小说的作家。”长篇报告文学《中国速度——中国高速铁路发展纪实》,由外文出版社以中、英、法、德、俄、日、西、阿八国文字出版发行。

上一篇:【VR导乘】这里,有一个不一样的苏州北站! 下一篇:【喜迎十九大】上海铁路局职工摄影展

最新评论

更多>> 点赞最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