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沈局之星

奋战长白乌的“老兵班”

2017-10-13 09:59| 发布者:沈阳局管理员| 查看: 32|评论: 0|

  “2017年8月3日,天气中到大雨,班组安全生产4005天,工作任务:对雨后各站设备设施进行巡检……”这是长春房产段长春综合维修车间农安工区的班组工作日志,日志里的每一篇都详细记录着当天的生产任务,自五月份以来,工作日志上出现最多的就是“长白乌提前介入”几个字。在绵延数百公里的崭新铁道线上,“老兵班”在班长王守辉的带领下,“揽重任于肩头,踏困难于脚下”。

  这个“老兵班”就是长春房产段农安综合工区,现有职工10人,9人是复转军人,平均年龄53岁,年龄最大的侯春祥57岁,最小的夏彦涛38岁,被其他9位工友戏称为“小孩”!然而他们班组名号的由来却是另有原因。

  老兵班这个“老”字绝非年纪大

  在“老兵班”,“老”代表着娴熟、经验和阅历,更是对质量的绝对坚持。年初路局部署了“长白乌提前介入”的工作任务,“老兵班”当即向段介入组立下了“轻伤不下火线、质量不让分毫”的军令状。班长王守辉说“咱们都是老房产人,工作中哪儿最容易出问题,咱心里都有数,提前介入更是要防患于未然,长白乌客专造福一方,兄弟们务必打起12分精神,盯紧喽!看住喽!”从回填土的土质、钢砼工程的防冻措施、焊接施工的焊缝宽度和厚度、雨棚的防漏、站台砖的铺设等许多环节,“老兵班”一丝不苟地践行他们的承诺。施工单位有人开玩笑的说:“恁认真干啥,你一个房产段还能懂得过我们施工单位啊?”王守辉瞪着眼珠子倔强地质问道:“凭啥不认真,房产段咋地,我都不用仪器,手抓一抓你们那砂浆,就能知道标号够不够,这叫“老马识途”。

  一次,农安站雨棚防水施工,“老兵班”在现场做质量监督。期间施工人员一直采用点粘贴法做棚顶防水,引起了班长王守辉的注意,根据多年的工作经验,他深知点粘贴的整体质量是不过关的。他马上向施工人员说明了要采用“满粘法”铺设防水的要求,却没有得到施工人员的认可。王守辉耐心地与施工人员继续沟通,从施工质量标准到后期维护要求,强调“满粘法”是防水施工质量的保障、更是后期维护的基础,然而,施工人员仍不以为然。这可急坏了王守辉,他一面组织人员强制暂停了防水施工,一面打电话找到了施工质量监督方,电话讲不清,他就去当面说。就这样,经过老兵班的不断坚持,质量监督人员认真听取了意见,组织施工方进行了整改,最终在农安站雨棚防水工作中采取了“满粘法”,有效提高了雨棚防水质量。还有一次,“老兵班”在哈拉海站区介入检查时发现,风雨棚的雨水井底部没有做沉淀层,他们找到施工方说明了这一问题,但由于施工工期紧张“老兵班”没有第一时间得到答复。老兵们并没有忘记质量监督的责任,问题虽然隐蔽却不容忽视,他们反复向施工方要求解决。20天后,哈拉海站区的排水井底层被打上了坚实的混凝土,“老兵”侯春祥说:“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涉及到安全质量的问题那绝不能松口。”

  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在介入期间“老兵班”共提出各种建议、查找整改问题共270余处,用实际行动践行着身为房产人的承诺,让提前介入发挥了应有作用,为今后的房建维修打下了良好基础。

  老兵班这个“兵”字就是不怕难

  在“老兵班”,时间在变,不变的是军魂,环境在变,不变的是军心。5月30日长白乌联调联试拉开了大幕,“老兵班”继续发扬军人不怕难的精神,盯控在施工现场,加大对站台限界的测量频次,确保把问题处理在发生之前。

  “老兵班”要随着工务段的捣固作业,进行站台限界测量,而捣固车的作业时间不是固定的,行车调度什么时候下命令,“老兵班”随时接令。6月1日这一天,武立忠刚从开安站回到农安,拖着一身疲惫的他在路边小店给孩子买了个小玩具,便匆匆往家赶,这是他作为一名父亲给孩子的儿童节承诺。七岁的儿子抱着多日不见的爸爸笑着、闹着,这时,武立忠的手机响了,“好,我知道了,这就过去”。还没脱下工作服的武立忠对儿子说:“爸爸要去趟王府站,你在家听妈妈话”。儿子的笑脸立刻晴转阴,哭喊着:“坏爸爸,你骗人,你为什么总不陪我,为什么都是妈妈陪着我,我有爸爸啊,我不是没爸爸的孩子啊!”武立忠鼻子一酸,五大三粗的汉子愣在那里,是啊,为了对得起身为房产人的承诺,他深知自己亏欠老婆孩子的太多。他的工作没有动哥那么潇洒、没有火车司机那么威风、更没有兄弟单位那么多金光闪闪的荣誉证书,可是武立忠清楚的知道,在他们“老兵班”,每一双手都被沉甸甸的限界尺磨起了泡、数不清的黄胶鞋在满是石头子的线路上踢出了洞,脚上的血泡浸透了袜子。武立忠不知道儿子刚换了老师,不知道妻子在高烧中抱着孩子去学校。在他们“老兵班”,每个人的心里更清楚的是:“7个车站,12个站台,每20米一个限界测量点……”

  在“老兵班”有这样一句话,“只要不住院,就得下一线”。四个多月的介入工作,“老兵班”共进行限界测量150余次,复测140余次,仅仅是限界测量这一项,他们就行走了150多公里,共发现水平侵线点43处,垂直侵线点84处。

  老兵班这个“班”字就是一个家

  在“老兵班”,工区就是家,这个工区处处充盈着“家”一样的温暖,在“老班长”的带领下,他们的身影遍布着管辖内的每一个站区,闲暇的休息时间,他们总是爱唱“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董树欣是这个工区的四哥,他知道“老班长”王守辉有糖尿病,而介入期间,经常是半夜作业,“天窗不等人”,有时候根本来不及吃饭就得下现场,他就随身给“老班长”揣着糖块儿。侯春翔被戏称为“候大法诗”,因为他是哥几个里的“大学漏子”, 57岁的他眼睛花的厉害,夜间的限界测量他最吃力,标尺上的小字他根本就看不清,“小孩儿”夏彦涛就给他买来老花镜。细心的罗景龙,不声不响的把限界测量尺扶手处包上了软泡沫,一群北方汉子就是这样互相关心着。

  7月3日晚上,哥几个守在王府站的站台上,因为接到命令,凌晨1点在王府站有大机捣固作业。王府站是“老兵班”的心头肉,因为王府站原来的地势洼,由于整体施工需要,这个站区被垫起八米之高,由于天气、自然灾害等各种因素,王府站的站台限界变化较大,这里交通又不方便,一下雨进站的路就变成了泥巴路,“老兵班”的孙长吉就常驻在了这里,24小时待命。趁着到王府站作业的机会,“老兵班”的兄弟们给孙长吉带来了换洗的衣物和生活品。凌晨一点半,捣固车在轨道上轰鸣,“老兵班”三名安全防护员早已就位,其他人佩戴好头灯,扶尺的扶尺、照明的照明、记录的记录,像这样的操作在他们之间已经形成了“亲人般”的默契。收工后,哥几个拎着工具走在王府站还未修完的土路上,毫无征兆,豆大的雨点就砸了下来,哥几个相互搀扶着,深一脚浅一脚的泡在泥巴路上,回到车上,都成了泥猴子,互相打趣着,不一会车上就鼾声四起。班长王守辉对司机“小孩儿”说:“我陪你唠嗑,精神点儿,把车开稳喽”。寂静的黑夜里,只有车灯伴着他们回家的路。

  8月2日的早晨,侯春祥接到了一份快递,拆开包装里面是一件T恤,胸前印着“82年复转军人纪念建军90周年”,屋里顿时炸开了锅,嚷着穿、喊着试,没一会却都默不作声了。临近建军节的那几天,老兵班的兄弟们不知拒接了多少电话,那不是骚扰来电,而是久未谋面的老战友纪念建军90周年战友会的邀请函。老兵们清楚自己重任在肩,又不忍当面拒绝,只能望着电话响了又响却不能接。王守辉看出兄弟们的失落,轻轻折好T恤放在了侯春祥的抽屉里,对大家说:“虽然没能参加建军节的战友会,但咱身上这份军人的荣耀谁也抹不去,这两条钢轨就是我们给建军90周年最好的纪念。”

上一篇:成长的足迹 下一篇:忠诚履职勇担当 精检细修保畅通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