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凡人星座

【专题报道】炉膛旁激荡着打铁声

2017-9-26 16:46| 发布者:南宁路局管理员| 查看: 171|评论: 0|来自: 南宁铁道|

本报记者韦增乐  特约通讯员吴卫文  童威维


 在过去的一年里,这三位职工共为全局各工务段打造了两千多件小工具。


师徒配合默契。


师傅对铁胚结构进行讲解。 


柳州工务机械段段部大院那个红色砖石厂房里,烟尘弥漫,炉火正旺。锻工谢锴把烧红的铁胚从高温的炉膛里钳出,抡起锤子一锤一锤地捶打“软化”的铁块,一时火花飞溅。待铁块稍稍显露青灰色,谢锴来不及抹一把汗,任汗水从额头流下迷了眼,赶紧又把铁块放回炉子里,再接着拿出另一块烧得亮红的铁块……


初步进行锻打定型。


对细节部分进行锻打。


锻工,即人们所熟知的打铁匠。在铁路日常线路施工过程中,工务人扒砟、换砟等工作都需要用到特制的钉齿耙小机具。由于市场上没有铁路使用的这种“特制”工具,这些“私人订制”铁路小工具的制造便落到了锻工的手上。如今,柳州工务机械段设备检修车间谢锴和其师傅邓红武、何根基三人便负责这一工作。从早上开炉生火,到下班时脱下被汗浸湿的劳动布工作服,三人一天的锻造工作都在如此高温中度过。


加铲煤,让炉火更旺。


“一个拳头大小的废弃钢轨头,能打出一把四齿耙。”邓红武一手拿着一段废钢轨材料,一手举着一把四齿耙,自豪地向记者介绍道。谈话的间隙,谢锴铲起一铲煤,往炉膛里放,炉膛里猩红的火舌翻滚,不断向外散发着热流,烘得整个锻造房更加闷热难耐。尽管如此,记者看到三位师傅仍然得穿上厚实的工作服,脚穿牛皮靴,戴上防护眼镜和安全帽,一副全副武装的样子。“即使穿这么厚实,被飞溅的铁屑烫伤也是难免的,我们都习惯了。”谢锴说道,他稍稍把袖子挽起,厚实的牛仔衣看不出汗湿的痕迹,只有后颈发尾滴下的汗珠,告诉记者他在忍受着怎样的酷热。


将铁胚放进高温炉内冶炼。


理论上每一块铁胚要达到1000多摄氏度,才达到锻打的最佳温度。可锻造房内没有温度计,从炉膛里取出铁胚的时机只能依靠工匠的经验。“高温炉烧热以后,要观察铁胚的颜色,当看到铁块红里透着黄亮便可以了。”何根基站在高温炉旁,一边观察着铁胚的颜色变化,一边向记者说道。


精敲细打。


谢锴告诉记者,为使得铁胚里的杂质全部去除,需要对烧得黄亮的铁胚“千锤万打”。在以往,只能依靠工匠一锤一锤地抡锤敲打,如今用了冲击锤就方便多了。说着,谢锴便发动起锻造房角落的冲击锤。冲击锤“轰隆”运作后,谢锴便从炉膛里夹出一块铁胚放到冲击锤下,冲击锤子便“当当”捶打起来。站在一旁,捶打声浪一阵一阵,在锻造房沉沉地激荡。


用水淬火。


用油淬火,浓烟翻滚。


铁胚经过捶打去杂质、塑形等工序后,最后一道工序便是淬火。淬火即将塑形后的铁块放入水中或者油中,让其快速冷却,以保证质地坚硬。“淬火用油比用水好,铁块质地会更加硬一些,工具使用寿命自然更长一点。但用油的话,油烟会很大。”说完邓红武提了一桶油,将方才烧红、捶打成型的撬棍放入油桶中。随着“磁”的一声,油桶燃起了明火,火苗瞬间燃起,忽而便灭了,随即产生一股浓烟,一股油烟的刺鼻味扑鼻而来。鼓风机一吹,浓烟直直地朝着邓红武脸上弥漫而来,只见邓红武一时躲闪不及,眯着眼,嘴巴紧闭,但他双眼仍不忘观察着撬棍的淬火情况。浓烟缓缓散去,邓红武拿着淬火后的撬棍细细端详后,又望了望记者,嘴角禁不住扬起笑意。


堆积如小山的成品区。


收工后,谢锴师徒三人将一天的成品用斗车拉到成品区存放。在成品区记者看到,三齿钉耙、四齿钉耙、撬棍等成品如小山一样堆放着。谢锴告诉记者,去年,他们一共为全局各工务段打造了两千多件小工具。

上一篇:在“内转电”中成长 下一篇:何荣:编组场上的“保护神”

更多>>凡人星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