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宁局故事

【影像】 旅客平安出行 | 只因黄鹂在歌唱

2017-9-20 16:22| 发布者:南宁路局管理员| 查看: 147|评论: 0|来自: 南宁铁道|


本报记者陆江 /  特约通讯员程露 / 


英姿飒爽,热情服务。


站台3个,股道5条,每天发送旅客3万人次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9月5日11时,柳州。空气湿闷,热浪滚滚。已近中秋,阳光依然如箭。



玩笑声中的“5”和“1”



请大家往这边走。


柳州站客运丙班的十来位客运员,召唤旅客、开栏检票、解答问询、引导乘车,忙碌了近一个上午后,回到了间休室。“饭还没来?”“新食堂开张,该给大家带来新花样吧?”


笑声荡漾,珠落玉盘。


说话柔弱的侯冉坐在椅子上,笑意浅浅,并不多言。她是一个东北姑娘。23岁的她,拿起自己的小水瓶,轻啜一口水,长舒一口气后,静静地看着大姐们说笑。入职才一年的她早就明白并准备好了:大家短暂的笑闹后,一天中最“激烈”的战斗时刻即将开始。


每天11时40分至12时40分、16时至17时,客运员们,面临什么情况?领班李成军扬起双手比画一个“5”,一个“1”。这就是:1个小时内,5条股道,要接发24趟列车。每趟列车间隔不到3分钟。甚至5条股道须同时开放、上下旅客。因而,大家都要提前吃饭。


自从柳州站西站房启用,股道由11 条缩减为5条,站台变为3个,候车厅面积由3500平方米减为2800平方米,但柳州站并未因此变身“小老弟”,依然在这个夏天交出了一份靓丽的成绩单:暑运62天,累计发送旅客199万人次,日均发送3.2万人次。


我喊1000遍都值



开始检票了。


近200万人的安全位移,几乎就是搬运一座中型城市。这在如今高铁动车公交化的广西来说,已是社会常态。但对该站客运车间200名干部职工来说,这无异于一场浩大的战役,每天都“炮声隆隆”。


最大的问题是“千方百计保证安全”。一个白班接发旅客列车120趟、夜班则是63趟,动车组开行比例提升至67.6%。这意味着动车进站多,安全卡控压力大。旅客乘坐电梯上二楼后由一个进口而入,步行近百米通过天桥分流3个站台,一个站台停2列动车组时,乘车的近千名旅客很容易走“混”,或误上动车,或闯过安全线。由于中转改签的旅客较多,并共用一个天桥,时常出现“对流”,因而天桥通道处的客流秩序维护压力更大。


“为了保证客流平安有序,广播、显示屏、墙面告示、地面标识、人工呼喊引导,我们能想到的招都用上了。”客运车间主任谢续军说。这其中,人工口语提醒最为关键。因而客运员们的神兵利器可不少:“小蜜蜂”扩音机、电声喇叭、对讲机、口笛,以及一串沉重的开栏钥匙。


25岁的客运值班员赖梦璇,是这群老老小小职工的“领头人”。平时温言细语的她走进车站,一下变身“黄鹂鸟”。从一接班开始,认真核对交接班物品、通知各个岗点严格标准化作业,解答旅客问询,她总是声如莺啼,成为“对讲机里喊得最多、声音最响亮、联控用语最标准”的人。


“忙中容易生乱,乱了阵脚易造成工作脱节。只有严格落实作业标准,才能杜绝安全漏洞。为了保证安全,我喊1000遍都值。”赖梦璇说。


一个站台一天应对一万人



客流不息,我在秩序在。


11时30分,盒饭送到了间休室。十多人随即在桌上铺开报纸,麻利地拆开盒饭,挥动筷子,咀嚼出声。


10分钟后,广播响起:“ 旅客们,你们好,由南宁开往桂林北方向的D8206次列车开始检票了,有乘坐D8206次列车的旅客请你整理好自己携带的行李物品到第五检票口检票……”间休室里已空无一人。


站台上的客运员,却没能这么轻松吃午饭,因为此时一趟车接着一趟车进站,客运员们几乎没有停顿,一趟接一趟地作业,一个接一个不厌其烦地解答旅客问询。


“职工们开玩笑,当白班又得‘减肥’了。为什么,经常在饭点时要组织旅客上下车,过了饭点,饭菜也冷了,胃口也没了,干脆不吃,那不相当于‘减肥’?”谢续军主任这样说笑。


这当然不是客运员的必须“待遇”,毕竟一天的工作很消耗体力,不吃饭是不行的。但每次开饭,大家都是急匆匆地端起盒饭狼吞虎咽,吃饱后,歇口气就往站台走。


除了吃饭要“赶点”,上厕所也是大麻烦。站台上没有卫生间,客运员们要想上厕所,就得走过天桥到候车厅去。来回一趟怎么也得20分钟。“一个站台一天要接发一万人,车流那么密,时间宝贵啊。”党员客运员王静静说。怎么办?少喝水,还有个办法,站停时间长的话,就近上动车解决。她摇摇随身带的小水瓶这样说。


站领导周六都来当快递员



大妈,来得及乘车,别着急。


暑运以来,南方强降雨、洪涝灾害、台风“天鸽”“帕卡”来袭导致列车大面积晚点、停运、迂回,退票改签旅客激增,该站及时启动应急预案,一次次化解了难题。“9月2日周六,动车大面积晚点,我们给某趟车的旅客紧急送餐1400多份,站领导们都从家里赶来,当快递员。”车间党总支书记李欢欢说。


在确保旅客安全出行的基础上,车站对老弱病残孕等重点旅客提供优质服务,帮助他们安全进出车站。


一天,“映梅”服务队成员张玉猛在候车室巡视时发现一位乘坐轮椅的老人由老伴推着进站,张玉猛立即上前询问并和同事将老人送上车,与车长做好交接,之后还联系到站客运人员接车。第二天,老人林明姣女士返回时送来了绣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锦旗。


6月12日,客运值班员王婧从站台接回一个与车上奶奶走散的小男孩,小孩受到惊吓哭个不停。王婧耐心沟通,通过小孩描述、与南宁客运段联系,终于与老人取得联系……事后,老人与家人于7月15日送来“找回孙子,真情难报”的锦旗。


这样的事例数不胜数。


侯冉在笔记上写道:“兄弟姐妹们的工作,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也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有的只是一份执着,认真做好每一天的工作……”


19时,夜色昏黄,秋风凉爽。候车厅里,依然人来人往。“下班了”,几位姑娘向接班的姐妹吐吐舌头“卖了个萌”,在玻璃门处随风如影而逝……


那一瞬间,记者想起大诗人白居易的一句诗: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


后续:

9月12日5时起,柳州站启用“西进西出”模式,旅客统一由西广场出站口出站,彻底解决了前期站改存在的中转换乘问题。但客运员们,依然在3个站台、5条股道的困难条件下,每天应对3万人次发送量的客流考验。


上一篇:【要闻】我局“互联网+”售票激活客运市场 下一篇:【站区故事】相爱相守一家人

更多>>凡人星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