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故事空间

走咱的线路,一百个放心

2017-5-9 19:03| 发布者:济南局管理员| 查看: 204|评论: 0|



 

“把头灯打在钢轨下颚!”410日午夜时分,乡村小镇还沉寂在夜色中,周围的景物刚刚显出轮廓,但在胶济线上行K308+600 米处的夜间天窗修现场,却是热火朝天的另一番景象。

俯下身子、双膝跪轨,起身、俯下,再起身、再俯下……班长魏琛扯着嗓子指挥远处的打灯人。乘车的旅客透过窗户能看到黑夜里的点点灯光,却不清楚有一群人正在这里为列车保驾护航。

临近“五一”小长假,淄博工务段淄博线路车间周村线路工区利用三个夜间天窗修的有利时机,对石砟泛白、垂加大值、方向不良等地段,及时进行线路病害整治。

411030分,驻站联络员下达了上行天窗点的调度命令,防护员袁峰开启栅栏门后,班长魏琛带领职工入网作业, “咱们上午调查的工作量,有三处低接头病害需要捣固。”青工刘玉林和张鹤扛着冲击镐,乐呵呵的走跟在魏班后面。今夜,他俩可是主力。

头灯放在钢轨下颚,不断调整头灯的位置。张鹤是工区的业务骨干,配合班长工作比较默契,如果头灯照射的位置不到位,极有可能影响班长目测钢轨平顺的质量。

捣固是最关键的一环,轨枕底部石砟捣固不均匀,不密实,病害整治就会功亏一篑。刘玉林和张鹤在捣固时特别注意这一点,捣固几根后,脸上沁出密密麻麻的汗珠,身上的一件单衣,不一会儿就浸湿了。

“再摇一下,慢一点摇;把压机棍放在焊缝处,抬棍,放棍……”在同行看来,压机手是个美差,刘洋却不这么认为,使用压机不仅要有力气,理解能力也要强。压机打入钢轨底部时要一次到位,根据班长的手势判断摇动压机棍的频率和班长的意图,如果出现错判、返工,就会耽误后面捣固的进度,浪费许多时间。

临线来车,停止作业。防护员袁峰吹响口笛,用手灯巡视一遍两线间,保证工机具不侵限。列车经过时带起的一股冷风,让汗津津的衣服变的冰凉。列车驶过后,刘洋将压机窝整理好,扛起工具前往下一处病害地点。

“一个夜间天窗,上下行加起来240分钟,合理利用好每一分钟,配合默契至关重要。”魏琛说。

230分,天窗点结束。看着隐患全部消除,张鹤和刘玉林的脸上带着笑意, “五一小长假旅客出行,走在咱维修的线路上,一百个放心……”

一轮明月挂在天空,线路上又恢复了平静,灯光渐渐消失在夜色中……

上一篇:冯致鹏的“安全诗歌” 下一篇:最美调车长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