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乌铁故事

水军的创业歌

2016-10-21 15:01| 发布者:18299178230| 查看: 214|评论: 0|原作者: 孟 力|来自: 行进乌铁“双百”图书|

南疆铁路刚通车时,沿线车站的供水管道经常破裂,泵房被冻住,致使车站断水。每年春天,和静给水领工区的职工都要冒着春寒,进行一次大整修。他们提着喷灯和高压锅,带着方便面和罐头,一段一段地检查、修整,一干就是几个月。每一条供水管道和每一个泵房,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下面是这个水军的几个故事。

 

迎着风雪出击

    1983年初, 严冬还没有过去,刚组建的和静给水领工区的十几个人挤进卡车车厢,裹着棉被,往几十公里外的故障现场赶。雪的世界,冰的海洋,利刃般的寒风。赶到故障现场时,40%的职工面部、手脚出现了冻伤。

    下新光车站的供水管裂开了三米多长,维修点正好在风口上。寒风似钢针穿透他们的棉衣,直刺皮肉。刚开始,大家还感觉疼痛,后来慢慢地麻木,直至失去感觉。车站职工见此情景,想让抢修人员回车站暖和一会儿,但他们不肯。于是他们急忙回车站,烧了一大锅酸辣汤,装在保温饭盒里送到抢修人员手上。

    管道修好了,水泵又出了问题。青工杨达华毫不迟疑地钻进泵房,摘下皮帽、皮手套,一个部件一个部件地检查。

    “不好,我的手被粘住了!”小杨叫了一声。他用嘴呵热气,想把手化开,谁知,无情的严寒竟把小杨的嘴唇也粘在水泵上!

    “小杨,不要慌!”几乎是同时,大家一起上去用嘴呵热气,帮助小杨把嘴从冰冻的铁器上化解下来。

 

拿下哈尔格

    楼国良是第四任和静给水领工区领工员。上任的第二天,段上就下达了哈尔格车站给水管道大修改造任务。

    全领工区的人登上卡车,朝海拔2800的施工现场赶。下车时,许多人跌跌撞撞地摔倒了,吃不下也睡不着。他们凭着超人的意志,在冻土层上,用铁镐挖,用钢钎捣铁锤砸,每一双手都是血泡,硬是刨出一条长1002的管沟。十来米长的供水管有三四百斤重,专门桃选大力士四人一根,抬起来还是摇摇晃晃,抬到沟位时,人和供水管道一起倒在了地上!

    楼国良拿出了拼命的架势,阴沉着脸,眼窝深陷,颧骨突出。他往下压任务严得很,管你有没有困难,管你受了受不了,不准打半点折扣。谁要是装熊,他不但不迁就,还要再加码,然后亲自干给你看,拼给你瞧,非得把软的逼成硬的,把斯文的逼成刚烈的。

    运送材料的汽车过河时,一块大石头卡住了车轮,楼国良叫司机回去吃饭,自己跳进零下十几度的冰河中,把石块取出来。上车时,冻得牙齿咯咯直响。

    有一处管沟土质硬,一镐下去一个白点,可楼国良手持铁镐,一干就是四五个小时,硬是和大家一起啃下这块硬骨头。一天下来,他四肢酸痛,眼冒金星,汗湿衣衫,累得浑身像散了架。

    有大楼国良,就有小楼国良。那些工班长们都是一个熊脾气,不用说,施工进度上去了。

    段上传来提前完工的要求。楼国良嘴上答应了,心里却感到很沉很重。四十多号人撒在工地上,哪个工种,哪道工序,哪个环节弄不好,都要影响进度。他不分昼夜地铆在工地上,抢睛天,战雪天,一个星期不洗一次脸,黑乎乎的脸上又涂了一层黑。

    这是一场硬碰硬的战斗,哈尔格供水管道大修改造任务终于提前一个月完成了。

 

鏖战中的柔情

    198710月,和静给水领工区又一次从和静开到天山深处的下新光车站附近,打响了改造下新光供水管道的战斗。

    开挖土方是整个改造工程的先行工程,基坑的垂直高度都在两米以上,最深的达3。在又陡又滑的山坡上,职工们一筐一筐地从基坑里往上抬土,两个人每天要抬二百多筐。有的职工体力不支,双腿一软滚到坑里,爬起来接着干。紧张阶段,实行24小时两班倒,段工会想去组织一次文化慰问活动,都被他们谢绝了。

    施工期间,他们过着“游击”生活。住的是养路工区很久没有住人的房屋,四壁透风.室内潮湿。就是这样简陋的房子也住得十分拥挤,架子床一张接着一张,过道两个人对着走就转不开身。生活条件也很差,开水常常供不上,有些工人下夜班后,回到宿营地,没有水喝,不得不掰一块白菜帮子啃它几口解解渴,放倒疲惫的身子,就呼呼入睡了。

    管道工区工长刘洪信的孩子病重,妻子卜素琴连续打来三个电话,都没能搬动他回去探望一下。孩子的病稍有好转后,妻子就带着孩子赶到下新光探亲。到工地上一看,卜素琴被感动了。原先她对丈夫不顾家庭和孩子正满腹怨气。但到工地上看到丈夫和工人们没日没夜地拼搏,生活如此艰苦,住在四面透风的房屋里,喝口水都不容易,不觉心里一阵酸痛。

   “干嘛要这么苦,这么紧张呀?”她问丈夫。“水,为了一线职工能吃水用水!”丈夫的话简单干脆。为了这句简单干脆的话,卜素琴自告奋勇留在了工地上,为大家做饭烧水,浆洗缝补,让自己的孩子在工地上“放羊”……

上一篇:崔建江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