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乌铁故事

第一次疗养

2016-8-30 18:41| 发布者:18299178230| 查看: 340|评论: 0|原作者: 叶 玲|来自: 行进乌铁“双百”图书|

想说说张领工的故事。我觉得我不能不说,这是我心头的一笔债。

 就从1983年说起吧。

 那一年,正步向知天命之年的张西荣来到了南疆铁路。27年前,张西荣撇下刚进门的媳妇走进兰新铁路筑路大军时,只有21岁。再次接到命令的那一天,张西荣说:“我这叫作北征南战。”张西荣说这句话时,脸上露出了少有的豪气。

到南疆铁路不久,张西荣担任了库尔勒建筑段的一名领工员。张西荣把领工员当作一项神圣的事业干到了退休。那些年,张领工徒步走了多少线路,进了多少次高寒站区,恐怕连自己也记不得了。可沿线的房屋设施哪里该修了,哪块玻璃要换了,都装进了他的心里——一个只有小学三年级文化程度的张领工,一生里竟写下了20本厚厚的工作日记。

那天,领导把张领工找了去:“你年纪大了,说什么也不能再这样长途跋涉了,让别人去跑吧。”

“我不,不这样跑我心里不踏实。”张领工说。

“这样,有一个疗养名额,你出去疗养一下,休息休息吧。”

“我不去,我身体好着呢,疗养什么?”

张领工还是每年一次的探亲假没休完,就跑回来。倔强的他任谁劝也没有用,每月照旧背着个干粮袋,去徒步走站区。

张领工的媳妇是他在家乡娶的。结婚后,女人一直在家乡等着一年只能回一趟家的张领工,没出过山区。这一等,就是20年。20年里,张领工的四个孩子陆续长大。

有一天,孩子们对他们回来探亲的父亲说:“爸,你总是这样跑,累不累?”

张领工看看孩子,又看看媳妇,没有回答。

“爸,我们和母亲在家里等你等够了,我们不想再等了。”

“你们……”张领工盯着孩子。

“我们的意思是,你把我们带走吧。”孩子们齐声回答。

 当晚,张领工和媳妇做了一次长谈。张领工这才明白,女人这几十年不易!

 张领工真就带着媳妇和孩子们离开了家乡。

 到了小站张领工的住房。女人这才发现,工作了这些年的男人,除了满墙的奖状,竟然什么都没有置下。女人坐在张领工那单薄的小床上,哭了起来。

“哭什么哭,你们来了,以后我不就有个家了?”张领工对媳妇说。女人就停止了哭声。之后,女人也随男人北征南战。

有一天,跋涉中的张领工晕倒在了途中。送进医院创救时,张领工的女人才知道,自己的男人早已患有严重的糖尿病……。

“休息吧,你别干了。”女人又一次哭了。

来看望他的领导说:“这一次你真该休息了,等身体好一些,去疗养一下吧。”

张领工摇摇头,他又拒绝了。谁也说服不了张领工,从医院出来的张领工,又开始了他的跋涉。

一直到退休的这一天。女人想,这下男人总可以休息了。可办完手续回家后的张领工,一句话不说。第二天,他像往常一样,上班点出了门。

退休后的张领工,主动承担起了和静站区的浇树任务。而且这以后,女人发现男人似乎比以前更忙了。女人经常在半夜醒来,看到旁边的床上是空的……女人就起来,拿一件男人的外衣,出去找男人。女人就看到了坐在树林边发愣的男人。女人走过去,把外衣给男人披上,然后在男人身边坐下,和男人一起发愣……

这样又过去了两年。这天,单位的领导又一次把张领工叫了去。领导说:“那些树就留给别人去浇吧,给你一项新的任务:带着老伴去南方转转。”

张领工这次没摇头。

 这是1992年五月的一天下午。张领工回家后,望了老伴很久。张领工望着老伴说:“我想了,你跟了我一辈子,没享过一天福,我真该带你出去转转,咱也看看外面的世界。”

女人开始本不想去的。女人说:“老都老了,咱去风光个啥。”张领工望着老伴满头的白发,眼圈儿就有些红了。张领工明白,他这一生愧对老伴儿呢。

第一次看到男人眼里的泪水,很久没有流泪的女人就又流了泪。张领工这次没说女人,任由女人去哭。

几天后,工作了40年没有疗养过的张领工,带着他的老伴去南方疗养了。张领工像年轻人一样,拉着老伴在夜里上了车。火车上,张领工高兴得像个孩子。他一路上跑前跑后,给老伴端水端饭。女人可一辈子没让男人这样服侍过,激动得满脸通红。

车到广州,风和日丽。

女人对躺在中铺的男人说:“该下车了。”

女人叫了半天,男人没听到一点儿声音。当两位乘警把昏迷不醒的张领工抬下车时,女人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张领工因脑溢血停止了呼吸。临终前,张领工说了一句话:“我对不起你,我想带你出来转转的……。”说着,他紧紧地抓住了女人的手。

这一天是六月一日。这一天是全世界少年儿童的节日。男人一定听到了外面欢快的锣鼓声。他笑了笑。

女人哭着对已去了的丈夫说:“咱不转了,咱回家,咱不转了,咱回家呀。”

就回家了。女人抱着男人的骨灰盒走下火车时,她看到,站台上站满了男人的工友……

上一篇:嫁给雪山 下一篇:王雪莉:与梦想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