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聚焦昆铁

平淡中相濡以沫

2015-12-8 15:51| 发布者:昆明局管理员| 查看: 378|评论: 0|

       冬日的晨曦中,空气里略透着几分寒意,鸟儿在梧桐树梢欢快鸣唱,阳光为路局党校的操场镀上一片金黄。操场上,全玉和挥动扫帚,清扫着地上的枯枝落叶,不时还抬起头,对围着操场边缘慢跑的妻子张江英说句什么。
  全玉和是路局党校食堂管理员,今年已经50多岁;张江英是路局党校培训科教员,再过2年就将退休。工作多年来,只要党校有培训或办班任务,他们夫妻俩都像今天这样提前来到学校,打扫完操场和晨练过后,全玉和便与食堂其他师傅一道,忙着为即将进校的教职工和学员准备早餐,张江英则打开教室摆好桌椅,准备好开水和茶杯,为迎接到党校学习的新学员做好准备。
  有学员在党校学习期间,是全玉和和张江英最忙碌的时候。多年来共同工作和生活的磨合,两个人之间形成了一种无需言说、相爱相知的默契。
  刚参加工作时,全玉和在昆河线宜良机务段工作,不久后又调到开远机务段。张江英则在宜良工务段热水塘工区工作,距开远市区90多公里。那时,生活环境艰苦不说,热水塘工区到开远市之间还不通公路,仅有的交通工具就是在昆河线上每天开行的一对客车。
  后来,经热心人牵线,全玉和和张江英相识、相知、相爱了。1985年,两人组建了自己幸福的小家庭。从此,上班时两人分居两地,一到休班,全玉和就坐着那趟昆河线上唯一的客车,到热水塘看望张江英。如果没能赶上客车,就只能搭乘经过的货车,在列车尾部的守车里一路摇晃。
  到了热水塘工区,两个人能够呆在一起的时间也只有几个小时。随后,全玉和又要坐着火车返回开远。张江英每月也申请连续值班,以便把休息时间集中起来,能多有一些时间留在家里。
  2年后,张江英和全玉和先后调到原开远铁路分局党校工作,结束牛郎织女般的生活。在一起的时间多了,他们感到幸福和满足,两人在工作上相互支持,生活中互相关心,工作兢兢业业、生活甜甜蜜蜜,成了同事眼中的一对“模范夫妻”。
  再后来,他们的儿子出生了,两人为儿子取名全泉。儿子的出生,为这个小家庭增添了无尽的幸福和欢乐,同时也让两人更加忙碌起来。他们既要照管孩子、照顾家庭,又要干好工作,常常是忙完工作忙家里,忙完家里又忙工作。家庭生活的困难夫妻俩一起克服,工作上的压力夫妻俩一同面对,日子就在这样周而复始的平淡与忙碌中、在累并快乐着的交响曲中延续着。
  2000年,全玉和被调到离家更远的路局党校工作。那一年,儿子全泉13岁,刚上初中。临行前,全泉坚持送全玉和到车站。站台上,准备开车的铃声响了,全泉竭力掩饰着心中的依恋和不舍,笑着对全玉和说:“爸爸,你放心去昆明上班,我和妈妈会照顾好外公外婆,你不用担心。你到昆明好好上班,我在开远好好上学,我们比一比,看谁能取得更好的成绩。”
  全玉和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儿子会以这样的方式来鼓励自己。这一瞬间,他恍然感觉到,儿子已经在不知不觉间长大了。他高兴地说:“好啊,到时候,看我们俩谁的成绩更好!”
  火车开动了,回味着儿子刚才的话语,一股暖流从心底涌起,全玉和的眼眶湿润了……
  全泉从小就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很少让父母操心。放学回家做完作业后,他会帮着妈妈做些家务。上小学时,他的学习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一直担任班长,捧回家的各种奖状和荣誉证书,更是让外公外婆和爸爸妈妈高兴得合不拢嘴。
  全玉和调到昆明工作一年后,张江英也调到昆明,和全玉和一起在路局党校工作。为了避免因转学影响儿子学习,他们把全泉留在开远,和外公外婆住在一起,继续完成初中学业。
  全泉没有忘记跟爸爸的约定,学习非常刻苦,成绩一直保持在年级前几名。2003年,全泉以开远一中第2名的成绩,考取云师大附中,成为云师大附中的一名高中生,一家人在昆明团聚了。
  随着铁路改革发展不断深入和生产布局调整,全局党员干部学习培训任务均由路局党校负责。培训和会议、教学任务比以前增多,党校的教学培训任务十分繁重,常常是一个培训班刚结束,另一个培训班就进校,有时甚至两三个培训班同时在校培训。
  全玉和和张江英都在与培训办班联系最为密切的后勤保障部门工作,必须全程做好各类培训班的服务和后勤保障,办班集中的时期,周末加班就成为家常便饭。据全玉和回忆,有一年办班任务特别多,最长的时候是在学校连续26天没能回家,“几乎是又回味了一次单身汉的生活。”全玉和略带调侃地说。
  一家人虽然在昆明团聚,其实能呆在一起的时间也很少,真正能照顾到儿子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好在全泉已经长成个头比全玉和还要高的大小伙,可以很好地照顾自己的生活和学习,这让全玉和和张江英多少减轻了些对孩子的牵挂与愧疚。
  全玉和和张江英对生活积极、乐观、向上的态度,感染着身边工作的每一个同事。他们对待工作严谨、认真、负责的态度,也得到单位领导和同事的肯定、赞扬,两人都多次被评为党校和路局的先进生产者、优秀共产党员。
  2006年,全泉考入上海的一所大学,这是儿子第一次离开父母到很远的地方,夫妻俩放心不下让儿子单独出门,特地请了5天假,把儿子送到学校。
  刚刚团聚不到3年的一家三口,因为儿子到远方求学,又开始了相互牵挂。3年时间漫长而又短暂。想念儿子的时候,全玉和和张江英就在记忆中努力搜寻着一家三口团聚时的点点滴滴……
  儿子大学毕业后,在上海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并在上海定居下来,工作和生活基本不再让父母操心。夫妻俩为儿子的出息感到骄傲的同时,也有着淡淡的失落。亲情、期盼和牵挂,仿佛一根看不见的丝线,常常把他们的思绪牵引向远方。
  儿子不在身边,家里需要操心的事也比以前少了。夫妻俩便把更多的心思和精力投入到工作岗位上。党校有培训班时,两人就经常住在校内,帮助学员解决一些学习和生活上遇到的困难,还经常替家里有事的同事值夜班。
  没有培训班时,他们也会早早来到党校,一个拿着扫帚打扫操场上掉落的枝叶,另一个则围着操场慢跑健身。末了,又回到各自工作岗位开始一天的工作。同事下班后,他们又细心检查各处的门窗、水电是否关好,然后开着车一起回家。
  说到夫妻俩平淡中相知相悉的爱情,全玉和说:“这么多年,我们从未吵过架。有时也会有意见不统一发生争执的时候,我们都心平气和地商量,或者我就让着她。这么多年了,我们都非常了解对方,更不会吵架。现在,我要把车技练好,再过几年,等我们都退休了,就带着妻子到处游玩。”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30多年的时光,仿佛就在弹指一挥间。流逝的岁月在两人脸上刻下无法抹去的印痕,他们俩头上已渐渐泛起花白。他们在相濡以沫中携手走着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波澜不惊、平平淡淡,不经意间望向对方的眼神流露着幸福和温暖!(张渝波)

上一篇:深山里的“独唱家” 下一篇:中缅国际铁路通道大理至临沧铁路开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