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803|回复: 2350

【小说赏析】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复制链接]

2

主题

2362

帖子

479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97
发表于 2018-1-24 17:31: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职工家园。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万物皆休 于 2018-1-24 17:38 编辑

[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 东一方 著 ]

书籍介绍:
超级特种兵狙击手王灿穿越回到三国,得到太平要术真武篇秘籍一卷。长弓在手,天下我有!一套现代特种战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一手出神入化的箭术取敌首级于千里之外,神马李广、神马黄忠都不禁泪流满面,无颜面对江东父老。收猛将、抢地盘、收美女,与诸侯争霸纵横三国!


第一卷 汝南黄巾 第1章 力挽狂澜
已经入了秋,天气却还似盛夏般炎热。
  王灿躺在热气腾腾的大地上,感觉后背好似贴着一块烧红的铁板,滚烫无比,身体本能的一跃,跳了起来。
  “咦,这是哪里?”
  王灿入眼处,百米开外,一群黑压压的士兵手持钢刀、长枪冲了过来。
  “怎么会这样,我不是死了么?”王灿望着飞快奔驰,面目狰狞的士兵,怔了怔,眼前的情况实在是太陌生了。他本是西南军区飞鹰特种大队的特种狙击手,接受命令前往中缅边境狙杀当地的大毒枭,虽然成功将大毒枭杀死,王灿最终也落入对方的包围之中,面对地毯式搜索,王灿没有任何机会逃脱,为此王灿选择了玉石俱焚,用炸弹炸死了自己,也炸死了追上来杀他的敌人。
  自己已经死了,怎么还活着?
  王灿心中非常疑惑,想要探个究竟,脑海中却没有丝毫的信息。
  “杀!”
  一声声呐喊声,嘶吼声从战场上传来,惊醒了沉思中的王灿。望见越来越近的士兵,来不及多想,整个人如同一头遇到危险的猎豹一般,转身就跑。
  危险,极度危险。
  王灿回头瞥了一眼黑压压的人群,头皮一阵发麻。
  他是特种狙击手,专门负责狙杀敌方主要人员,那都是一个一个的狙杀,一枪爆头,可是此刻面临的是黑压压的一片人群,就算他拿着一杆狙击枪,从早上狙杀到晚上,也杀不完疯涌上来的士兵。
  几千人的队伍疯涌而来,若是陷入其中,绝无生还机会。
  “龚都,你个***,哪里去了,老子都要死了。”
  王灿撒开双腿,极速奔跑,越过一个头裹黄巾的将领时,突然听见一阵咆哮声从旁边传来,眼光一转,瞟了旁边也在快速奔跑的将领一眼。
  “黄巾将领,刘辟!”
  王灿脑海中闪过一幕幕关于这个身体的记忆,同时龚都、刘辟的信息也一一浮现出来。龚都、刘辟,跟随张角老道士起兵反抗朝廷的将领,黄巾被朝廷镇压之后,俩人率领黄巾流亡至豫州,占据汝南。
  穿越了?
  王灿心中一惊,他终于明白过来,他的确是死了,只是灵魂附身到了一个刚死的黄巾小兵身上,又重新活了过来。
  这一年,中平六年。
  成了黄巾贼,也不错,至少活了。
  王灿也不去追究怎么穿越的,总之能够活下来就是最大的幸福。他从小酷爱军史,对历史极其熟悉,尤其是三国、隋唐这样英雄猛将辈出的年代,更是了若指掌,同时又心生敬仰。这样一个混乱却又群雄四起的时代,注定是波澜壮阔的时代,令人热血沸腾的时代。
  “呼…呼……”
  一阵急促奔跑下来,王灿呼吸显得有些紊乱,气虚喘喘,上气不接下气,大腿也开始打颤,浑身肌肉酸疼,没有了后劲儿。
  “该死,这破烂身体,竟然这么差劲儿。”
  王灿心中一阵大骂,跑了三百米不到,身体竟然支撑不住了。
  王灿跑不动了,跟在身后的官兵却越来越近,越杀越兴奋,死在官兵手中的黄巾贼也越来越多。王灿很清楚一旦遭到官兵的围杀,结果肯定被戳成筛子,不可能出现抱头蹲在地上求饶,官兵就放过你一命,然后继续追杀前方逃窜的黄巾贼兵的可能。
  他托着疲惫的身体,强打起精神,一边跑,一边打量身后官兵的情况。
  参与追杀的官兵中,为首的将领身穿白袍,外衣上罩着一件皮甲,手中拿着一柄长刀,正努力的挥刀劈砍那些被追上的黄巾贼兵。王灿见此情况,咬咬牙,眼中露出凶戾的光芒,逃跑是死,拼命也是死,与其被官兵追上后乱枪戳死,还不如主动出击。
  突然瞥见地上散落的武器,王灿双眼一亮,眼中闪过一道异彩。
  长弓,地上散落着一柄长弓。
  王灿身为特种狙击手,不仅擅长枪械,弓箭、弓弩等远程攻击武器同样精通。
  对一名狙击手来说,一把长弓的作用无疑好过一柄战刀、一杆长枪太多。王灿飞快的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长弓,以及散落在旁边的弓箭。伸手试了试弓弦,感觉还能够承受弓弦的力量,慧心一笑,脸上露出自信无比的笑容。
  手握长弓,王灿捻起一支弓箭,搭在弓弦之上。
  “咻~~”
  弓箭应声而出,锋利的箭矢刺破空气,直奔挥刀砍杀黄巾贼兵的白袍将领。
  那白袍将领似乎察觉到了威胁,抬头一望,看见锋利的箭矢直射而来,身体猛地一侧,想要躲开高速前进的弓箭,只是弓箭速度太快,白袍将领身体倾斜,仅仅是让弓箭的位置出现了偏差,没有射中心脏,而是射在了肩胛骨之上。
  “噗!”
  弓箭威力巨大,裹挟着巨大的力量射入肩胛骨中,刺穿了骨头,发出清脆的响声。
  “啊~~”
  白袍将领仰天大吼,肩膀处钻心的疼痛使得他整个人如同发狂的老虎,凶威赫赫。
  王灿站在远处,神色冷静,眼中透出无尽的冷漠,没有射中白袍将领的要害部位,王灿没有丝毫的失望,依旧搭弓射箭。
  “咻!”
  “咻!”
  “咻!”
  连续三支弓箭射出,直奔白袍将领身体要害。
  第一支弓箭射向面门,第二支射向喉咙,第三支弓箭射向心脏。三支弓箭带着尖锐的嘶啸声,转瞬之间,就接近了白袍将领身前。那白袍将领虎目圆睁,发须飘扬,盯着射来的箭矢露出惊恐之色。同时他的头一偏,身子一闪,躲过了面门上的弓箭,紧接着第二支弓箭也堪堪擦着脖子射过去,白袍将领心中闪过一抹欢喜,可就在这时第三支弓箭却正中心脏,一箭穿心。
  王灿冷冷一笑,眼中没有任何波动,好似早就知道结果一般。
  “这些弓箭给你!”不知何时,刘辟站在了王灿身旁,一脸微笑。
  王灿点头道:“多谢将军!”
  刘辟笑了笑,扬起手中的战刀,神色激动,大吼道:“敌将以死,黄巾儿郎,随我杀!”
  声音浑厚洪亮,回荡在战场之上。那些逃窜的黄巾贼兵,听见刘辟的声音后,纷纷转过身来,朝追赶而来的官兵杀去。
  一句‘敌将以死’瞬间激起了所有黄巾士兵的信心,古代两军作战,将领乃是军中柱石,一旦大将被杀,整个军队顿时军心涣散,没有了战斗力,王灿一箭射杀官兵将领,刘辟瞬间抓到了这个反攻的机会,趁势反击。
  黄巾贼气势如虹,根本看不出上一刻抱头逃窜,这一刻居然冲锋陷阵,悍不畏死。
  反观官兵阵营,白袍将领一死,整个军队顿时乱作一团,没有了章法。听见刘辟大声吼叫,这些士兵纷纷慌了神,没有了主意,只想着赶紧逃窜。
  一时间,刚刚还气势如虹的军队兵败如山倒,溃不成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362

帖子

479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9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4 17:39:2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卷 汝南黄巾 第2章 升官
城南,校场。
  三千余黄巾十兵集合在一起,神情激动,兴奋的望向正前方站立的刘辟和龚都。
  论功行赏,这些士兵神情兴奋,激动无比。
  刘辟站在校场中搭建的擂台上,对战争中立下战功的士兵一一封赏,虽说封赏的官职不大,得到的赏赐不多,也就是官升一级、两级,或是得到一匹丝绸、一点粮食等等,但是这些黄巾兵个个却是精神抖擞,兴奋不已。
  不为别的,就为能够露一次脸,也是好的。
  “王灿,你上擂台来!”
  封赏完毕之后,刘辟合上记录战功的记录薄,目光望向王灿所在的地方,大吼一声,眼中满是赞赏之意。这一次王灿虽说没有斩杀多少官兵,却射杀了官兵将领,这个战功足以让王灿直接成为百夫长,甚至得到更高的官职。
  王灿听到刘辟呼喊,急忙跑到擂台上,眼中露出激动之色,躬身道:“拜见将军!”
  “嗯,免礼!”刘辟淡淡的说道。
  王灿站直身体,眼光闪烁,面上全是激动之色。心中却不以为然,前世作为特种大队的王牌狙击手,见识的大人物数都数不清楚,一个黄巾小将刘辟怎么可能让他如此激动。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穿越的身份只是一个小兵,自然要表现出小兵应有的神情,以免刘辟起疑。
  刘辟伸手一把握住王灿的手腕,举起道:“这一战,全靠王灿,是他射杀了官兵将领,你们说该不该赏?”
  “该赏!”
  “该赏!”
  站在队伍中的士兵竭声嘶吼,虽说这些士兵有些眼红王灿风光无限,但是心中却认同王灿得到赏赐。毕竟站在校场中的人大多是小兵,王灿一介小兵能够得到重视和嘉奖,他们若是立了同样的战功,也会得到相应的赏赐。
  刘辟看着众人的神情,满意的点点头,吼道:“王灿射杀官兵将领,赏‘太平要术’,同时官升三级,为百夫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362

帖子

479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9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4 17:39:48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太平要术?”
  刘辟说到‘太平要术’四个字,整个校场就躁动了起来。
  太平要术,那可是张角的命根子,众人都知道这是南华仙人传给张角的。那可是仙人传下的神书,刘辟就这么随意的赏赐给王灿了,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
  龚都站在一旁,见到这种情况撇撇嘴,眼中闪过一道无奈之色。
  张角身死,黄巾各派系将领乱作一团,争权夺利,根本没人想到张角留下的太平要术。而刘辟和龚都当时不过是普通小兵,刚好被派去处理张角的后事,才有了太平要术被两人无意中发现。
  他和刘辟都是大老粗,大字不识一个,根本不知道太平要术上记载了什么东西,而且两人还抓过几个识字的士子,让士子分别颂读太平要术中的不同内容。通篇颂读下来,颂读的士子不理解书中记载的是什么东西,刘辟、龚都二人更是头昏脑胀,不明所以。这件事情俩人从未宣传,只是这次刘辟为了拉拢黄巾士兵,才拿出来赏赐给王灿,做出一副千金买马骨的模样。
  因此,才有刘辟拿出太平要术赏赐给王灿,收买人心。
  王灿双目圆睁,眼中闪过一道异彩。太平要术,那可是南华仙人传给张角老道士的宝贝,望着那蜡黄的书页,王灿心动了。
  他熟知历史,对三国历史非常了解,但是也仅仅限于史书记载。
  似南华这般行踪飘渺的神仙人物,懵懵懂懂,如在云雾,根本不清楚这样的人会是什么样子。现在太平要术就在眼前,王灿眼神炙热,迫切的想要知道里面记载的是什么,同时通过太平要术来了解南华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前世是无神论者,可是身死之后竟然诡异的活了过来。
  这已经颠覆了王灿的认知,同时王灿对神秘事物也有了一种迫切的渴求。
  王灿双手颤抖,内心兴奋不已,伸手就要接过太平要术。可就在这时,校场中传来一声大喝:“等一等!”只见一个黄巾军官站了出来,神色冰冷,双眸如刀般落在王灿的身上,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很是看不起王灿。
  龚都脸色一沉,不待刘辟说话,喝斥道:“刘利,你身为百夫长,难道不懂规矩吗?赶紧退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362

帖子

479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9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4 17:40:08 | 显示全部楼层
百夫长刘利拱手道:“将军恕罪,卑职有要事禀告,还请将军见谅。”
  龚都面沉如水,正要训斥刘利,却被刘辟一个眼神制止了,刘辟不动声色的收回太平要术,目光转向刘利,呵斥道:“刘利,你身为百夫长,应当知道百夫长乃是军中基石,也是士兵表率…嗯,既然有要事禀报,那就说吧,若是有理,本将且饶过你一次。若是无理取闹,哼,你可不要怪本将心狠手辣了。”
  王灿心中对刘辟闪过一抹失望,刘辟用眼神制止龚都,他同样瞅见了。
  奖赏一本太平要术,居然耍心机,真当老子不存在啊!
  王灿目光转向百夫长刘利,眼中闪过一抹厉色,既然你要当出头鸟,就不要怪老子心狠了,他静静的站在刘辟身旁,神色恭敬,脸上古井不波,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刘利瞥了王灿一眼,对王灿的目光视而不见,恭敬道:“将军,王灿射杀汉军将领,有功当赏,升为百夫长,这件事情兄弟们都认同,卑职心中也替王灿感到高兴。但是仅仅是杀死汉军将领就赏赐太平要术,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太过了。姑且不论王灿是否真的能力出众,若王灿只是鬼使神差的射出一箭,将汉军将领射杀,这样的情况下赏赐太平要术给王灿,岂不是有失公允。”
  刘辟亲眼看见王灿使用弓箭射杀汉将,自然知道王灿箭术超凡。
  不过他却没有替王灿辩解,而是淡淡的问道:“那你的意思怎么办?”
  刘利闻言,神色一喜,道:“将军,军中历来讲究实力为尊,若是王灿实力出众,能压服众人,他得到太平要术,卑职无话可说。若是实力不能压服众人……嘿嘿,他得到太平要术恐怕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了。”
  “屁话多!”
  龚都瞪了刘利一眼,瓮声瓮气道:“你直接说该怎么办,不要搞威胁这一套,你不过一个百夫长,军中还轮不到你说这样的话。”
  刘利朝龚都谄媚一笑,然后目光转向王灿,神色突然变得冷漠无比,沉声道:“卑职要挑战王灿,若是他战胜卑职,卑职无话可说,也该他得到太平要术。若是卑职打败王灿,太平要术就不能赏给王灿,还请将军斟酌一二,赏赐给其他战功显赫的人。”
  说话间,只听见铿锵一声,刘利腰间战刀出鞘,直指王灿。
  刘辟点头沉思,良久后,目光落在王灿古井不波的脸上:“王灿,刘利的话你也听见了,你意下如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362

帖子

479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9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4 17:40: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卷 汝南黄巾 第3章 垫脚石
刘辟话音落下,眼中精光闪烁,等待着王灿的回答。
  但是,隐隐的,王灿却感觉到了刘辟目光中不容拒绝的意味。
  他脸上的表情没有变化,依旧是古井不波,对刘辟的态度也变得不卑不亢,拱手回道:“将军,卑职也是热血男儿,也有男儿血性,刘百夫长要挑战卑职,卑职岂能后退怯弱,扫了众兄弟的雅兴。”
  刘辟脸色一喜,道:“这么说,你是答应刘利的挑战了?”
  王灿点点头,道:“当然答应了,不过末将却有一个请求,希望将军同意。”
  刘辟见王灿爽快的答应了,心中愉快无比,他正在高兴的时候,自然不会拒绝王灿的请求,脸上露出一副欣喜的神情,笑问道:“说吧,只要你的请求是本将力所能及的事情,本将都同意了。”
  刘利挑战王灿,是因为一卷太平天书。
  可是这件事情追本溯源,还是因为他把太平天书拿出来做奖品造成的。刘辟为了赏赐下属,连太平天书都拿出来了,麾下的一众黄巾士兵还能不掏心窝子效命。
  为他刘辟拼命,付出越多,得到的越多。
  这样浅显的事情,站在校场中的士兵自然明白得了。
  王灿笑道:“卑职的请求非常简单,与刘百夫长争斗,不使用任何武器,徒手交战。”
  “哦,这是为何?”刘辟惊讶道。
  王灿一脸诚恳,道:“卑职与刘百夫长同为黄巾士兵,更是战场兄弟,若是双方都使用兵器斗勇比狠,一不小心伤到对方就不美了。刀枪无眼,不管是我伤到刘百夫长,还是刘百夫长伤到我,都会影响彼此之间的感情。因此,我希望将军能同意我和刘百夫长徒手搏斗,不使用任何兵器,望将军同意。”
  “嗯,本将同意了!”
  龚都站在旁边,望向王灿露出赞赏之色,又恶狠狠地瞪了刘利一眼,冷笑道:“你倒是仁慈,居然不用武器,嘿嘿,可惜啊,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人家不领你的情。”
  刘辟虎目圆睁,朝龚都冷哼一声:“龚将军都同意了,本将也没什么好说的,你们好自为之。”
  “多谢两位将军!”王灿面色一喜,朝龚都、刘辟分别鞠了一躬。
  这神情落在两人眼中,俩人对王灿的好感更甚一分,同时对刘利多了一份失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362

帖子

479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9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4 17:40:57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灿瞧见刘辟、龚都的神情,心中嘿嘿一笑,他可没有俩人想象的那么好。
  仁慈善良,这玩意儿在战争年代最不值钱了,他不是烂好人,讲究以德报怨,别人生气打了他一巴掌,他还得把另一边脸也凑到人家面前,让人发泄解气。他信奉的是以直报怨,有仇报仇,有恩报恩,刘利如此嚣张,他自然不会让刘利好过。
  王灿前世是特种狙击手,擅长弓弩、弓箭、枪械等一些远程攻击。
  同时,徒手搏斗也是王灿的一项特长,因为这是特种兵的一项基本项目。
  若说使用武器,王灿绝不是绝世武将吕布、关羽、张飞这类高手的对手,甚至可能不是这些人的一合之敌,连一般的三流武将都不能够战胜。但若是论徒手格斗,一般的三流武将却不一定能打赢王灿,这无关乎身高、力量,讲究的是搏斗技巧,王灿擅长徒手搏斗,自然不会一己之短,攻彼之长。
  因此,王灿才选择放弃武器,采取徒手搏斗的形式。
  刘利自然望见了刘辟、龚都的神情,他神情忿忿不已,望向王灿的目光多了一丝阴鸷,冷哼一声,将手中的战刀扔在地上,又脱下穿在身上的衣衫,吼道:“来吧,让老子看看你有多厉害。”
  王灿冷冷一笑,伸手朝刘利勾了勾手,挑衅着刘利。他整个人气息一变,仿若猛虎咆哮,一股睥睨四方的气势散发开来。
  “哼,看招~~”
  刘利冷哼一声,揉身而上,右手拳头闪电般击出,直奔王灿面门。
  拳头很大,速度很快。可是王灿的速度更加迅速,刘利的拳头还没有碰到王灿,便已经失去了准头,正前方的人影已经彻底消失。刘利暗叫一声不好,拳头迅速收回,真个人如同刺猬一般紧缩着,防备着王灿偷袭。
  王灿心中好笑,这刘利也算不错,有点防患意识,知道一击不中,立即防守。
  可惜,没事儿做什么出头鸟。
  “啪!”
  王灿身体倾斜,整个人如同一柄利剑出鞘,锋芒毕露,右手一拳击出,直奔刘利面门。这一拳又重又快,瞬间击打在刘利挡在身前的手上。一击过后,王灿身体迅速后退,与刘利拉开一段距离,然后一跃而起,右腿如闪电般迅猛击出,一脚踢在刘利腰部。
  “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362

帖子

479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9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4 17:4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利惨叫一声,身体倒在地上,他被王灿一脚踢翻在地,伸手捂着腰部不停地翻腾着。
  只是他的脸上一丝诡异的笑容一闪而逝,继而大声嚎叫,脸上露出痛苦无比的神情。事实上,刚才王灿出拳过后,刘利也想抓住机会反击王灿,只是王灿出拳速度太快,距离一拉来之后又迅速出腿,刘利还没出拳,便被王灿鞭腿击中腰部,倒在地上。
  王灿冷笑一声,不理会倒在地上的刘利,转向刘辟道:“将军,他这算是认输吗?”
  刘利躺在地上闻言,心中冷笑,输了!输了也要拉上垫背的。
  他嘶吼着,翻滚着,滚到刘辟跟前的时候,抓住刘辟的裤脚,泣声道:“将军,将军,他太狠了,还说不适用兵器怕伤了感情,可是他居然……”
  刘辟一张脸铁青,一脚拽开刘利,有立即补上一脚踢在刘利屁股上,吼道:“滚下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打不赢人家也就罢了,居然躺在地上说坏话,你真当我是傻子啊!老子也是究竟沙场的人了,刚刚王灿踢在你身上那一腿会造成什么伤害我会不知道?哼,不就是一点皮肉伤,居然值得你躺在地上唧唧歪歪,老子最讨厌你这样的人了。”
  “是,是,卑职这就下去!”
  刘利如一只落败的公鸡,神色颓废,眼中闪过一抹怨毒之色。
  本想借着躺在地上假装疼痛,引起刘辟的同情,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居然让刘辟看破了。王灿看着灰溜溜下台的刘利,暗骂一声傻逼,真把自己当盘菜了。刘辟、龚都都是随张角起兵的老人,久经沙场,这种小把戏纯粹是关公门前耍大刀。
  “王灿,这是大贤良师传下来的太平要术,具有神威莫测之能,现在交给你,望你能好生使用。”刘辟神色严肃,一脸凝重,双手捧着太平要术交到王灿手中,伸手拍了拍王灿的肩膀,以示鼓励。
  王灿露出感激之色,道:“多谢将军栽培,卑职万死难报将军之恩。”
  刘辟笑笑:“好好地,说什么死不死的,你多加努力,练好本领,才是正途。”
  “诺,卑职遵命!”
  王灿身体打得笔直,恭敬的回答道。
  此时校场中,一道道目光落在王灿身上,有羡慕,又嫉妒,有悔恨……各种眼神皆而有之,不过这些人却得出了一个意思,那就是王灿得到重用了,有了龚都、刘辟的赏识,王灿想不飞黄腾达都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362

帖子

479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9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4 17:41:4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卷 汝南黄巾 第4章 太平要术
半个月的时间,一晃而逝。
  清晨,金灿灿的阳光透过帐篷的缝隙撒落在地上,熠熠生辉。
  王灿睁开惺忪睡眼,伸手揉了揉有些酸胀的双眼,起床伸了个懒腰,穿好衣服,便起身洗漱。现在王灿住在军营中,因为刘辟、龚都的缘故,单独分配了一座帐篷,是属于他办公、居住的地方。
  早饭之后,王灿坐在帐篷中,拿着刘辟赏赐的太平要术,仔细的研读起来。
  他现在除了在校场中训练士兵,便是呆在帐篷中看书。
  自从黄巾大军击败官兵之后,汝南城周围的官兵都消失了踪影,好似害怕了一般。王灿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诡异,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刘辟,但终究是人微言轻,王灿的话根本不受刘辟、龚都重视,两个黄巾头领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这件事情,然后吩咐王灿加紧练兵,增强自身实力,根本没有相信王灿的话。
  王灿摇摇头,将脑中纷繁复杂的念头抛开,专心研读手中的太平要术。
  通篇阅读下来,王灿才明白南华仙人有多恐怖,娘的,那老头给张角的太平要术简直就是一本百科全书。
  太平要术分为三卷:天文地理卷、医卜星象卷、行军布阵卷,囊括了地理学、天文学、医学、药学、军事,还有神秘莫测的占卜,简直是牛叉到了极点,哪怕王灿这一个现代特种兵有丰富的科学知识都看不太懂,当真玄奇。
  张角得到太平要术,不过研究了明白了一些治病救人的药理,凭借着一点医术忽悠百姓跟着他起兵造反。而刘辟、龚都更差劲儿,大字不识一个,找几个识字的人来颂读太平要术,却遇到几个读书读傻的书呆子,只知道君君臣臣,之乎者之类的东西,使得刘辟、龚都错过了一本神书。王灿心中嗤笑一声,他虽然对天文地理、医卜星象不感兴趣,但是行军布阵却是必须要研究的,这是领兵打仗的根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362

帖子

479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9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4 17:4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大人?”
  帐篷外,一个士兵轻声喊道。
  “进来!”王灿一动不动,仍旧低着头,仔细阅读着案桌上的太平要术。
  “有什么事情么?”王灿感觉到正前方的光线被一个阴影挡住了,这才抬起头,随即他便把摊开在桌上的太平要术合上了,不过当书的扉页合上的时候,王灿眼中一抹惊诧一闪而逝,瞬间又恢复了平静。
  士兵瞟了案桌上的太平要术一眼,眼中露出灼热之色,但立即又低下头颅,恭敬道:“大人,事情是这样的,这半个月连续不断的训练,士兵们身体有些吃不消了,非常劳累,想问问是否可以休假一日。”
  士兵说话的时候,微微抬头瞥见王灿面沉如水,暗道一声情况不妙。
  王灿闻言,嘿嘿冷笑:“你是他们的代表,我是否可以认为你也想休息?”
  士兵连忙摇头:“大人,卑职绝无此意,绝无此意!”
  王灿笑道:“嗯,没有这个想法最好,既然他们这么想休息,你问一问哪些人不想参加训练了,让他们直接滚蛋,以后就可以一直休息了。”
  士兵嘴巴大张,露出惊讶无比的神情:“大人,卑职有几句话想说,不知该不该说。”
  “有屁就放!”王灿没好气的说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362

帖子

479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9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4 17:42:20 | 显示全部楼层
士兵道:“大人身为百夫长,麾下本应该凑足一百人,可是百夫长众多,士兵却不够,分到大人麾下的士兵也就七十余人,如今大人这样高强度的训练,士兵们受不了,恐怕会离开大人,投奔到其他大人的麾下,这样的情况对大人非常不利,还请大人三思。”
  王灿夸奖道:“你倒是懂得许多道理,不简单,不简单。”
  听到王灿夸奖,士兵欢喜道:“卑职曾上过私塾,读过一点书,知道一点道理。”
  “嗯,读了书,很好,很好!”王灿点点头,满意的笑笑,不过脸色瞬间又垮了下来,沉声道:“你读过书,也明白道理,可你这些都是小聪明,根本没有明白我这样训练士兵的目的。”
  小兵恭敬道:“卑职愚鲁,还请大人示下。”
  王灿右手中指轻轻的敲打着桌面,沉声道:“我要的是悍不畏死的精兵,而不是逃兵,他们若是连这一点苦累都受不了,更别说赤着胳膊上阵杀敌了。虽说训练很辛苦,整天汗流浃背,衣衫尽湿,但是得到的收获却是能在战场上活下来。现在辛苦,是为了能够在战场上活下来;现在流汗,是为了不在战场上流血。你把我的话告诉他们,愿意留下的就留下,想离开的赶早离开,我相信会有人愿意留下的。”
  “是,大人!”士兵神色动容,脸上带着一脸的凝重,朝王灿施了一礼,然后走了出去。
  待士兵离开之后,王灿打开太平要术,伸手在书的扉页上不停地摩挲着,触摸到了一块褶皱凸起的地方。
  有玄机,王灿心中一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362

帖子

479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9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4 17:42:37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也是刚刚士兵进来的一瞬间,因为士兵站在他面前,遮挡了阳光照射进来的一部分光线,而另一部分光线照射在书的扉页上,恰好此时王灿又将扉页翻起,对着照射进来的光线,使得扉页中物品的阴影被透射了出来。
  幸运的是,王灿眼尖,瞥见了扉页中的阴影部分。
  王灿拿起一把小刀,挑开了太平要术的扉页。
  扉页是双层夹纸,被挑开之后,夹纸中露出一绢细薄滑腻的淡黄色丝绸。王灿瞥见,心中一惊,嘴巴张得老大,猛地抬头望了望帐篷一眼,见没有人进来,心中长舒一口气。他暗骂自己一声不够警觉,居然做没有任何的防备,若是此事被人发现,书里面夹带的东西恐怕就不是他能拥有的了。
  飞快的收起黄色丝绸,然后走到帐篷门口吩咐士兵守好帐篷,王灿又返回帐篷中,拿出黄色丝绸。
  丝绸正上方,绣着五个大字:真武篇秘籍。
  武功秘籍?这是绝世武功的修炼之法?王灿心中翻腾起了滔天巨浪,盯着丝绢上的字迹怔怔发呆。
  “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362

帖子

479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9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4 17:43:08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灿猛地长吸了一口气,努力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丝绢上放,除了‘真武篇秘籍’之外,再没有任何字迹。整个丝绢从上往下,由一个个刺绣得非常漂亮的小人组成,这样的小人分成三组,每一组九个小人,每一个小人都做出不同的姿势,小人的身上又有许多的朱红色的小点,王灿前世学过穴位图,当然明白这些朱红色小点是小人身上的穴位经脉。目光落在第一个小人上面,瞟了一眼,又继续往下,看完二十七个小人之后,王灿眼中带着浓浓的喜悦,这二十七个小人做出的不同姿势定然是修炼的方法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张角、龚都、刘辟,这三人拿着太平要术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想到南华仙人,有了这样先入为主的想法,都怀着一种敬畏的神情去读书,根本不会想到书的扉页中还有夹层。
  张角、龚都、刘辟拥有宝山而不知,却让他捡了一个大便宜。
  王灿盯着丝绸上的二十七个小人,随即他的脸上又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第一组九个小人的姿势还比较靠谱,属于正常的认知范围;第二组九个小人的姿势有些奇特,看上去很诡异;第三组完全超出了王灿的认知,每一个小人的姿势都非常的困难,而且难以理解。
  王灿摇了摇头,将目光聚集到第一组的第一个小人上。
  对于他来说,先把第一组的小人练成再说。
  王灿仔细的打量着第一个小人,将小人做出的姿势牢牢记在脑海中,然后才将手中的丝绸贴身带着,如此重要的东西,只有贴身放着,他才能安心。
  帐篷外,脚步声急促响起。
  “大人?”一个士兵轻声喊道。
  王灿收起摆放在桌上的太平天书,神色恢复平静,道:“进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362

帖子

479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9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4 17:43:3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卷 汝南黄巾 第5章 请战
 王灿抬起头,望见来人,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问道:“董校尉,将军有什么事情吗?”
  进来的士兵是刘辟身边的亲兵董方,到王灿这里来过几次。
  董方恭敬道:“将军有要事请大人商议?”
  “嗯,走,去郡守府。”王灿闻言立即起身,同时伸手从腰包里面摸出一串五铢钱,递到董方手中,道:“一点小意思,董校尉拿去和弟兄们买酒喝!”
  这是王灿养成的习惯,只要是刘辟、龚都派遣的人,都会打赏一点小钱。
  董方也不推辞,笑着接过了王灿的五铢钱,掂了掂,揣在了腰包中。
  董方每次到王灿这里,都会有喝酒钱,这也是董方以及跟在刘辟身边的亲兵愿意来王灿这里通报消息的原因。接过钱后,董方也不矜持了,低声道:“大人,郡守府里面的弟兄传来的消息,好像又有官兵奔着汝南城来了。”
  王灿心中一惊,脸上却带着笑容,道:“多谢董校尉了!”
  王灿猜的果然没错,消失的官兵不是害怕了刘辟、龚都,而是酝酿着展开更凶猛的攻势。有了上一次官兵兵败,这一次的攻击绝对不是上一次可以比拟的。念及此处,王灿心中不由得沉甸甸的,带上了一丝忧虑。
  董方见王灿不说话了,多少猜测到了王灿心中的一点想法。
  不仅王灿,连刘辟、龚都都是心中忧虑,何况是王灿!
  当今的世道已经不是张角振臂一呼,天下九州三十六方头领纷纷响应,声势浩荡。现在的黄巾不过是一群人人喊打的黄巾贼而已。不管是哪路诸侯,都想要击败黄巾建立功勋,或者是收服黄巾壮大自己的势力。
  两人一路无话,直奔郡守府而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362

帖子

479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9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4 17:43:54 | 显示全部楼层
郡守府内,龚都、刘辟二人神色凝重,面带忧色,时不时长吁短叹一声。
  董方和王灿到达郡守府的时候,董方便离开了,王灿站在大厅外,整了整衣衫,才进入客厅中。望见坐在大厅上首的刘辟、龚都神色抑郁,王灿心中更加沉重,看来情况非常糟糕了,朝二人施了一礼道:“王灿拜见二位将军!”
  刘辟眼皮抬了抬,没有说话。
  龚都哀叹一声,摆摆手道:“自己找个位置坐吧!”
  “诺!”王灿应了一声,转身扫了大厅中的众人一眼,所有的人都面露忧色,纷纷摇头晃脑的叹息,好似世界末日降临一般,看来刘辟、龚都已经告诉了官兵将要大举攻城的消息,他的目光在刘利身上停留了一下,便又闪开了,刘利好似知道王灿看了他一眼,抬起头,目光盯着王灿,嘿嘿冷笑一声,眼中露出怨毒之色。
  王灿心中冷笑,却不搭理刘利,一介小丑罢了。
  他走到大厅左侧角落旁,一撩衣袍坐了下来,此时依稀有一个个百夫长、校尉等进入客厅中,这些校尉、百夫长纷纷露出惊讶的神情,显然是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待所有的人到齐之后,刘辟才道:“斥侯传来消息,官兵大举来犯。”
  “官兵?”客厅中一个百夫长突然站了起来,道:“将军,不就是官兵来犯么?又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有什么好犹豫的,直接出兵就是了。”
  这人显然不知道确切消息,只以为是普通的官兵围剿黄巾。
  刘辟摇摇头道:“这一次不同,率领军队的人是西园八校尉之一的下军校尉鲍鸿。”
  “鲍鸿?”王灿心中一阵疑惑,这鲍鸿是什么人物,西园八校尉有这一号人物么?不过他瞬间便又恢复了过来,三国这样一个波澜壮阔的大时代,有大才华、有大才能却又默默无闻的人不是少数。
  任何时代,都不乏默默无闻,却又深具经天纬地之能的人。
  “将军,这鲍鸿是何方人物?”王灿站起身来,恭敬的问道。
  刘辟说道:“说来这鲍鸿也不算什么人物,汉灵帝时曾经担任过屯骑校尉,后来汉灵帝那厮为了镇压黄巾,便设立了西园八校尉,而鲍鸿便是西园八校尉之一,鲍鸿虽是八校尉,却名不副实,实属庸才,被黄巾打的节节败退,不敢出战。”
  王灿眉头微皱,既然鲍鸿是庸才,还有什么顾虑的。
  刘辟好似看穿了王灿心中的想法,嘿嘿道:“一个鲍鸿当然不值得我忧虑,只是这一次鲍鸿那厮联合袁术,两家联盟,准备一同进攻汝南,这才是本将最担心的事情。尤其是袁术居然派出麾下大将纪灵攻打汝南,此人武勇剽悍,手中一柄三尖两刃刀厉害无比,就算我和龚黑子联手对战纪灵,都不是他的对手。”
  王灿心中一沉,却不动声色的问道:“将军,不知袁术、鲍鸿的军队到哪里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362

帖子

479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9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4 17:44:10 | 显示全部楼层
刘辟道:“嗯,算算时间,他们应该到汝南城东南百余里的葛坡了。”
  “到葛坡了?”王灿思索片刻,目光中露出一丝坚定地神情,高声道:“将军,卑职请战。”
  “你要请战?”刘辟神色惊讶,整个人身体一颤,蓦地站起身来,问道:“你确定,你要带兵前往葛坡?”
  龚都也站起身,一脸惊愕的神情:“王灿,你确定要带兵出战?”
  “是的,卑职请兵出战!”
  王灿神色坚定,决绝的说道。这件事情从董方告诉王灿官兵来袭,王灿就已经开始思考请兵出战这件事情了。他想要在黄巾中迅速站稳脚跟,从一介小兵到校尉、将军,进而掌握自己的命运,就必须主动出战,建立战功,机会不是别人给予的,而是自己创造机会,抓住机遇。
  “好,好,好,王百夫长真人杰也,我老刘佩服。”
  就在众人长大了嘴巴,震惊于王灿主动出战的时候,刘利站出来,大声赞扬,他的脸上带着欣喜的神色,眼珠子直转,望着王灿的眼神似打量一个死人一般。事实上,大厅中所有的将领都不看好王灿,包括龚都、刘辟在内。
  不过刘辟、龚都却佩服王灿的勇气,心中对王灿的好感更甚一分。
  刘辟目光落在刘利身上,嘿嘿一笑,不阴不阳的说道:“刘利,你如此佩服王灿,是不是也打算带兵出战,主动攻打鲍鸿、纪灵啊?”
  刘利惊讶神色一怔,随即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末将没有王百夫长的勇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362

帖子

479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9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4 17:44:25 | 显示全部楼层
  刘辟脸色一沉,冷声呵斥道:“既然不敢出战,就不要那么多废话,退下吧,没让你说话你就不要张嘴,你不说话别人不会把你当做哑巴。”
  刘利讪讪一笑,回到坐席上,恶狠狠的瞟了王灿一眼,恨不得王灿立即去死。他心里充斥着对王灿的恨意,因为王灿,他被刘辟、龚都喝斥,被军营中的将领看不起。
  刘辟目光转向王灿,道:“你要出战,本将也不阻拦,因为主动出战或许还有一线生机,粮草、武器、战马本将都会给你补给充足,让你没有后顾之忧。嗯,听说你麾下的士兵还没有一百人,这样吧,本将破格让你从其他百夫长当中挑选精锐士兵,补充到你的士兵当中,你看如何?你若是还有其他要求,也一并提出来,只要是力所能及的,本将都答应你。”
  王灿感激道:“多谢将军美意,卑职只需要足够的粮食和兵器,挑选士兵就不必了,卑职麾下的士兵磨合了一段时间,已经有了一定的默契,若是重新挑选士兵加入队伍当中,又需要一定的时间磨合,反而不美。”
  刘辟笑道:“随你吧,好了,你去准备吧。”
  说话间,刘辟话语中带了一丝心灰意冷,王灿心中摇摇头,未战先怯,不战而自败。他一脸严肃,朝刘辟拱手道:“多谢将军,卑职告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362

帖子

479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9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4 17:44: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卷 汝南黄巾 第6章 路遇周仓
    书香屋 更新时间:2011-7-15 11:57:41 本章字数:2984

 汝南城,校场。
  王灿双手背在身后,昂然而立,整个人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锋芒毕露。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今天,是你们上战场的时候了。”王灿神色严肃,双目如电,扫视着下方的士兵,缓声道:“官兵大军来犯,是奔着汝南城来的,汝南城即将陷入到战火当中。不仅是我,还有你们,都将受到官兵的威胁,因此我们要主动出击,主动亮出我们的战刀,保住汝南,打败官兵!”
  士兵们不为所动,眼中透出一种畏惧的神情。
  官兵围剿黄巾,似乎是天经地义。
  而且官兵来势汹汹,主动出击能打败官兵么?所有的士兵心中都没有信心,这次官兵来袭,所有的士兵都慌了神,不知道该怎么办?
  王灿握紧拳头,继续喊道:“我知道你们当中的很多人不想拼命,很想放下武器,找一个平静的地方,找一个婆娘,生一个孩子,好好过日子。可是你们想过没有,官兵会放过你们吗?不会,因为你们是黄巾,你们是反贼,官兵不可能放过你们,同样,官兵也不会放过我,因为我也是反贼。”
  “哈哈……”
  士兵中,突然爆发出一阵阵大笑声,好似王灿跟他们一样,他们便非常开心一般。
  王灿扫视了士兵一眼,继续道:“我们占据汝南,好不容易有了安家的地方。官兵来了,难道我们就要将汝南拱手让给官兵,然后逃窜到山林当中,过那种朝不保夕,整天为每一餐的食物而担忧的生活吗?我不想过那种日子,我相信你们也不愿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362

帖子

479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9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4 17:4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战斗。”
  “唯有战斗,我们才能保住汝南!”
  “拼命。”
  “唯有拼命,我们才能衣食无忧!”
  “我们已经没有了退路,除了亮出手中的钢刀,别无选择。”
  王灿双眸通红,整个人如同发狂的虎豹,大声咆哮,他望着整齐站在队伍中的士兵握紧了钢刀,嘴角浮起一抹笑容。
  所有的黄巾兵,大多是流民、百姓放下锄头,转身变成的士兵。
  这些人最在乎的是能填饱肚子,有一个稳定的居住环境。
  好好过日子,才是黄巾兵最在乎的。
  王灿一席话,让所有的士兵为之动容,因为他们不想颠肺流离,不想离开汝南城,所以王灿的话一举击中了黄巾士兵心中的软肋,让他们不得不拿起手中的武器去战斗,去捍卫自己的幸福。
  “杀~”王灿仰天大吼,发丝飘扬,腰间的战刀铿锵一声出鞘,冷冽的战刀在金灿灿的阳光下熠熠生辉,耀眼无比。
  “杀~~”
  “杀~~”
  七十余士兵纷纷扬起战刀,轰然回应,那冲霄而起的声音如炸雷般响彻校场,让正在校场中训练的士兵纷纷侧目,眼中露出惊讶之色,但是随即又摇摇头,王灿率领士兵攻打官兵的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黄巾,所有的士兵钦佩王灿胆气的同时,也暗叹王灿脑袋发昏,竟然以卵击石,以七十余士兵攻打来势汹汹的官兵。
  王灿不理会周围士兵的目光,冷声道:“检查弓箭、标枪、干粮是否带齐,准备出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362

帖子

479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9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4 17:45: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次,刘辟大出血,将王灿麾下士兵的武器、粮食等全部配备完整。
  弓箭,一个士兵一百支。
  标枪,一个士兵八柄。
  干粮,准备了每人六天的食物。
  在这个基本前提下,刘辟还专门派人派人给王灿押送武器、粮食,一旦王灿的士兵武器、粮食用完之后,便又有武器、粮食供应。可以说,这一次王灿的士兵除了战马之外,所有该有的武器都装备完全了。
  南方缺马,这是不争的事实。
  再者王灿麾下的士兵都是步卒,不善齐射。与其装备战马之后,士兵不伦不类,东倒西歪的没有章法,还不如全都是步兵,王灿还能够做到令行禁止,号令如一。
  待所有士兵准备好之后,王灿一声令下:“出发!”
  哒哒的脚步声响起,一股黑色洪流冲出校场,奔驰而去。
  ########
  龙山峪,汝南城前往葛坡的必经之路。
  龙山峪地形复杂,周围山石林立,更有深山老林,猛虎出没。
  月上中天,一轮残月挂在天空。王灿率领七十余士兵赶到龙山峪,王灿一声令下,所有士兵在峪口停歇了下来,开始扎营生火,准备休息。
  王灿坐在篝火旁边,一个士兵轻声道:“大人,咱们才七十余人,怎么攻打官兵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2362

帖子

4797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9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4 17:45:4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士兵正是早晨向王灿劝谏的人,此时经过大半天的行军,部分士兵脑袋也清醒了过来,没有上午被王灿蛊惑时候的热血冲动了,反而是带着一丝悔意。因为他们都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王灿麾下仅仅只有七十余士兵,官兵却有几千人。这么大的差距,让士兵怎么打?这些士兵心中打鼓,不知道该怎么办?
  打不过官兵,可以逃窜,还能保住性命。
  可是七十余黄巾贼对战几千官兵,根本没有获胜的可能。
  王灿回头望了士兵一眼,道:“我记得你,你就是早上跑到帐篷中,劝我让士兵的人,嗯,我记得你的名字叫柳成,是吧?”
  士兵听得王灿知道他的名字,神色一喜:“对,卑职正是柳成。”
  王灿点点头,神色一冷,喝斥道:“该知道的我会让你们知道,不该知道的你就不要打听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长官的命令只管执行就是了,不该问的不要问,我知道你们想的是什么,我们人少,官兵人多,心中害怕了是吧?哼,你们那点心思我怎么会不知道,你们怕死,难道我就不怕死,若是没有打败官兵的机会,我会主动请战么?你也是读过书的人,遇到事情多想一想,不要净想些没用的东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